•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寝室兄弟的女朋友

    发布时间:2020-11-10 00:01:23   

    我们寝室三哥的女友是他花了大力气和大价钱泡来的,是舞蹈学院的学妹,学民族舞的,模样非常可爱,身材极其傲人。虽然有些近视,大约400度,但是爱美的她从来不肯戴眼镜,最多有时候带隐形眼镜。但是作爲舞蹈专业的学生,训练很多,所以很少带。三嫂不让我们叫三嫂,她叫绍敏,都叫她小敏。她是舞蹈专科生,比我们小很多,比三哥小五岁,比我小四岁,今年才17。我们同寝室的几个兄弟都背后流口水,不停的央求三哥三嫂给我介绍几个舞蹈学院的美女,但可惜往往都是一顿饭就寿终正寝,而我们有沒有三哥的厚脸皮或者说是顽强的毅力,最多也就只能留留口水了。但是,人总会有出乎意料的好运气,而这次被我赶上了~~~

    周三下午三哥课间突然接到电话,然后就神色慌张的来找我,说小敏上形体课拉伤了,需要去医院,本来同学说送她去,但是现在面临考试,同学们都忙着联系,她不想麻烦同学,就像让三哥陪她去,三哥觉得一个人可能有些弄不过来,叫我去帮忙。因爲涉及到要逃课,他估计其他人都会有顾虑,只有我在系里老师的关系比较硬,估计能请下假来。我一听,这是小意思啊,还能和美女说说 话,挺好的啊,直接就答应了。在去舞蹈学院的路上,打个电话随便说个理由就把请假的事解决了。

    到了舞蹈学院,见到小敏,才知道事情的原委,原来是准备活动不充分,然后拉伸的时候支撑腿突然一软,就拉伤了大胯,看我俩一脸茫然,就解释说就是大腿根。我一听顿时心跳加快,心中充满了罪恶而淫荡的想象,漂亮的小敏的大腿根!我不由自主地瞟了一眼小敏的大腿--根,此时的小敏还穿着练功服,就是那种仿佛泳衣的衣服,但是布料不一样,是红色丝绸状的,在下摆有一些流苏,腰部开的很高,因此裆部的布料很窄,慢慢向上延伸过了一段距离才伸展到腰部。所以整个大腿根都是暴露在外的,包括所说的腹股沟都是裸露的,我瞟了一眼,感觉小敏看了我一眼,感觉移开了目光。但是看上去小敏神色如常,不想注意我的样子,我觉得很可能是我自己做贼心虚。这个时候三哥一直很忙乱,什麽都顾不上,也沒有看到我的样子。

    三哥收拾好了小敏的衣服,把内衣什麽的都装到了小敏的包里,把外套和裤子给了小敏。外套倒是很容易就穿上了,但是裤子颇费了力气,因爲小敏大胯拉伤,动一动就很痛,她伤的时候,大胯是打开的,所以现在就是不太能完全并拢,三哥费了些力气终于给穿上了。这个时候我跑到外面打了个车,开到舞蹈学院门口等着他们。

    三哥给小敏收拾好之后就搀扶着小敏出来,然后上了车就奔北医三院。北医三院的运动医学科在全国都是有名的,也是我们学校舞蹈学院和体院的指定检查治疗机构,看病都有优先的。车上发现小敏还带着一条发带,练功的时候束头发的,给摘了下来,我随手接了过来赛到口袋里。

    到医院后,因爲是下午挺晚的了,正常的专家号沒有了,而这种毛病急诊沒有意义。于是我们找到了大夫,提到我们是X大的,老专家就给加了一个专家号,这意味着沒有意外(意外病人)的话,我们将会是今天最后一个病人。但是大夫也沒有让我们干等,他先开了X光检查单,以排除骨伤,否则太晚了就沒法检查了。我背着包,三哥扶着小敏我们到了X光检查室,这时小敏疼得更加厉害了,只能被架着走。突然三哥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寝室老大打来的,原来今天下午有一个补课,是专门给不及格的学生开的,而老大和三哥上次都被抓,需要去上课,据说这个课的老师最关注出勤,只要来补考就给过,否则免谈。三哥刚才只顾忙,忘了这茬,老大上了半堂课,突然发现三哥不在,因爲下课要点名,所以赶快打电话找。三哥听了大惊失色,不知所措,小敏忍住痛安慰说,你回去吧,这里也不着急反正,我们慢慢看,你上完课再回来就成。我也这样劝他,说全有兄弟我呢,最多叫老四也来帮我。三哥思来想去只有如此,就打电话叫老四来,然后嘱咐了我,安慰了小敏就匆匆走了。

    这时候,检查也排到了我们,我架着小敏进了检查室,里面暗暗的,凉凉的,进去后,厚重的大门就自动合上了,从侧面的小屋传来声音“绍敏?”,我们就说是,那个声音就让小敏躺倒床上去,然后从小屋出来了一个中年男大夫。

    我架着小敏躺倒床上,大夫看了一眼小敏的装饰的花里胡哨的牛仔裤,说这样可不成,全是金属片,脱下来吧。我们也都略懂一二,直到非脱不可,小敏这类搞舞蹈的,也不似普通女生那麽敏感。除了我,心跳开始加速。刚才穿裤子我沒有赶上,这次脱裤子轮到我了。小敏躺好后,因爲非常的痛,只好仰躺着,让我来帮她脱。我故作镇定地解开裤带-这是我第一次解女生的裤带,然后拉开裤子的拉链-以前看黄书,不是说女生的拉链在侧面吗?这不也在前面吗?然后开始试图脱下来,但是由于小敏的大腿微微打开,无法完全合拢,这种紧身牛仔裤屁股处必须合拢才能脱下,所以我费了好大的劲往下脱,一开始还不好意思,只敢碰裤子,后来看大夫越来也不耐烦,就扶住了小敏的臀部-就是屁股了往下扯,扯完一侧扯另一侧,摸完后面摸前面,摸后面得时候,因爲隔着手感粗糙的练功服,只有摸着女孩屁股的快感,摸前面的时候则是真正的摸着小敏的腹股沟的嫩肉在行动。本来脱这种紧身裤子最困难的是屁股,但是小敏由于大胯打开,因此下侧更加的宽,我本来打算设法脱掉一条裤腿,但是由于小敏现在更痛了,另一条腿也不太好打弯,所以只要左一点游一点的脱,最后我手撑住小敏的裆部,才脱下来小敏的裤子。

    这段时间,我只顾心跳,沒有顾忌小敏的感受,手离开小敏的裆部,才发现小敏的脸已经通红。我也沒有说什麽,两个人都默默地。

    大夫看到裤子脱下,就让小敏仰面躺好,把仪器降下来对准小敏的屁股然后走回去,很快就回来说,这衣服上是什麽?我俩-我和大夫仔细看了看小敏的练功服下摆的流苏,一直认定里面有金属缐,大夫说不成必须脱掉,但是这次他沒有离开,而是站在那里看着我们。小敏听到后脸红的更厉害了,嘴巴喏喏的。我一看,本来打算建议等三哥回来。一看到小敏的样子,一股热血沖上脑袋,说那好吧,否则人家就下班了。然后沒等小敏说什麽,径直开始动手。这件衣服是上下连体的,扣子在背后,解开后从下面脱下来。我让小敏翻过身去,小敏竟然毫不反对,在我的帮助下乖乖的翻了过去,我就揭开了背后的扣子和肩部的带子,上面衣服就全松了下来,我往下扯了扯,然后把小敏翻过来,把衣服往下扯,果然不出所料,上衣里面是沒有胸罩的,衣服从胸部扯下之后,一对可爱的小兔子跳了出来,白生生的,煞是可爱,我毫不犹豫继续往下扯,扯到腰部直接把住小敏的腰欠了一下,然后一把就把衣服从屁股扯了下来,这个衣服有弹性,屁股很顺利的,然后小敏的私处就暴露在我和大夫的眼前!我的一个新的猜想得到了证实,小敏那里果然沒有毛,难怪穿着练功服都看不到旁逸斜出的毛呢。小敏的私处白净细腻,一道细细的粉色小缝和黄色图片的一抹一样,而且由于小敏的大腿打开,我们能够看得更加清楚。有弹性的练功服很顺利的被脱了下来,现在小敏一丝不挂的躺着床上,大夫把小敏摆弄了几下,就回到了操作室,拍了一张后回来把小敏摆成侧躺,然后回去重新排了一张,然后就说你们可以下来了。

    大夫又建议说,你们衣服这麽难穿,等会儿检查也要脱裤子,就不要穿了,我给你们一件检查服吧。你们都看完后把衣服还到急诊检查室就可以了。小敏也正紧张于我要帮她穿裤子,听到如此自然答应。大夫从柜子里面拿出一套蓝色的仿佛是塑料面料的衣服,大夫告诉我们这东西是用一次消毒一次的,不要担心卫生问题。我接过衣服,抖开一看,原来是一件类似无袖围裙似的衣服,就是那种大厨穿的围裙,有些光滑,但手感不像塑料,有点厚,还挺沈的。然后我注意到腰部以下相当于阴部的地方是活的,有一个大约20厘米见方的洞,下方和衣服连在一起,侧面是活的,上面有两个按扣扣到上面,如果打开的话就正好露出阴部,大夫解释说这是给孕妇做检查用的衣服,爲了盡量避免射缐射到其他部位,特別是孕妇的腹部就是胎儿所在的位置。

    我们两个大男人站在一个脱得光熘熘,双腿打开的美少女旁边讨论这些问题,彼此神色都有些暧昧。大夫肯定以爲我是小敏的男朋友,也不敢太过色,而我爲了保持目前这种微妙的气氛,也是装作一本正经,好似带着自己的女友看病一般。但事后想来,倘若真是自己女友,脱的光熘熘的躺在一个男大夫面前,心里也难保会舒服。我把小敏扶起来靠在床边,把检查服给她披上,手再一次从小敏的要和屁股上划过,现在还沒有侵犯到的地方还有胸部,因爲刚才脱练功服的时候太过紧张,是一把扯下来的,沒有慢慢的从乳房上脱下来。心中暗暗后悔。本来打算给小敏穿衣服的时候好好感受一下,现在又要穿检查服,看这个衣服的样式,估计暂时沒有机会。正要把衣服给小敏穿上,小敏突然小声的给我说,要不先把内衣穿上吧。我知道小敏要是光熘熘的穿上检查服出去,肯定会害羞。就打开了小敏的运动包。小敏的运动包我进来时放到了门口一侧的桌子上,桌子一侧是一个垃圾桶,上面写着医用垃圾专用,里面似乎是些废弃药棉什麽的。

    我在翻找小敏的内裤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个主意,装作失手把小敏的包碰翻了,被我放到最上面的内裤就掉到了垃圾桶里,我伸手去取的时候,把小敏的内裤在药棉上一揩,沾上了一些污血拿了出来给小敏看,连声道歉,说可能沒法穿了。小敏看了一眼,虽然有些生气,但是也无可奈何。我随后从包里翻出了小敏的胸罩,然后走到小敏的身边,给小敏戴上,本来想趁机揩油,但是这个却沒有什麽机会,因爲只是从前面围道后面挂上鈎子就可以了。挂鈎子的时候我注意到挂鈎有两排,看上去里面那排比较合适,但是小敏既然沒有说什麽,我就给挂到了外面那排,自然就有些松了。其实小敏自己是可以带胸罩的,因爲胳膊沒事,但是我在把她扶下来的时候用了些手段,让她靠在床边,必须用手扶着仪器和床,否则腿就要受力,所以小敏的手就被套牢了。

    这时,一个意外发生了,检查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男大夫带着几个人进来,边进便嚷嚷,这有个车祸的,急诊那边的仪器弄不了,在你这边弄。后面跟着的几个人推着辆活动床也闯进来。进来后,大家都愣住了。大家包括我,小敏,里面的男大夫,刚进来的男大夫,推车的三个人,车上浑身血琳琳的伤员还有外面门口的几个人。因爲除了小敏,所有人的目光都瞄向了赤裸的小敏-不对,是半裸,因爲胸罩都戴上了。不过话说回来,一般女孩的赤裸主要指的是阴部,就算全身都穿着正装,但是露出来屁股或者阴部,都可以叫做赤裸。我最快反应过来,一把把检查服给小敏套上,然后生气的说,你们怎麽突然进来?伤员和送伤员的都去看待头的男大夫,男大夫神色慌张,说对不起对不起,然后一摆手把人领了出去,门重新合上了,令我惊奇的是,检查大夫也跟出去了!

    但是大夫在临出去时说了一声,你们快点,病人等着呢。我松了一口气,偷眼看了一眼小敏,发现小敏正看着別处,脸红的要滴出水来。我突然意识到,我是把衣服按到了小敏的身上,正一手绕过小敏的肩部按着衣服的一侧,一手掩着小敏的胸部,小敏半靠半移在床边,双手向后撑在床上。我讪讪的说,这些人真不像话。小敏喃喃道是啊我小时候去游泳也碰到过这样的,一个水管工突然进到淋浴室,我都吓呆了。我俩都尴尬的笑了笑,我不知道说什麽好,随口问了一句“然后呢”,小敏突然脸更红了,嘴巴张了张,终于沒有说话。我见此情景,沒有追问,但却非常好奇。我帮小敏把衣服套好,然后让她侧过身子给她系后面的带子,这时我发现原来这个衣服确实和围裙一样,后面不是合拢的,而是露背的。

    小赵宣布药抹好了,开始做妇科检查。老焦人看上很挫,但是却很上道,根据我们的讲述,又观察了这几分锺已经知道这个游戏应该怎麽玩。

    他自己就说,需要做些深入的检查,然后那爽粗糙的黑手直接伸向了小敏的私处,手指试图探进去。小敏呻吟了一声。老头马上说,噢?是不是处女?小敏含羞的点了点头,我们一伙人都满脸欣喜,拣到宝贝了!

    然后老头说这样就不好检查了,只能先从外部检查,然后马上就开始按揉小敏的腹部,边按边说些是是而非的道理,小赵偷偷告诉我这个老焦在老家是个半片子兽医,原来如此。老焦还说到这个痛经也和乳腺发育有关,然后让我把胸罩打开,我和小赵早看这东西不顺眼,终于可以明证言顺的将其摘下。但是老焦让黑子检查乳房,我们俩还只能按按流口水等待机会。黑子一双大黑手抚弄着小敏的娇嫩的小乳房--确实不大,跳舞的这个乳房不能太大。下面老焦一手抚弄着小敏的阴阜处,一手抚弄着阴唇处。

    在这四管齐下的攻势下,小敏终于动情了,嘴里发出微微的呻吟声,而下面也开始流出更多的水。我和小赵逐渐把小敏的腿打得更开,毕竟是练跳舞的,都快到了噼叉的程度都毫不费力。我沖他们做了个手势,表示我要先上,他们都同意,然后老焦说,好,现在要检查阴道里面,需要用一个器械。然后让我站到了小敏的两腿之间。我迅速脱下裤子,已经等待了一个下午的鸡巴一跃而出,高高的挺立在小敏的私处之前,然后我扶住鸡巴,开始慢慢的捅入小敏的阴部。

    小敏今天被如此收拾,其实已经动情若干次了,而淫水也早已流了不少,只是我和小赵不懂罢了,而老焦是过来人,自然知道程度。而小敏现在的姿势,让阴道口打的更开,所以虽然小敏这是第一次经历人事,但是我的鸡巴在一开始还是比较顺利的进入着。其情景果然如黄书所说,是阴部包着鸡巴的大头,越裹越深,然后一下子进去了,阴部也舒展开,但是阴部突然一紧,勒得我一痛,果然不同凡响!我差点都泻了!小敏低低的叫着疼,让大夫慢点,因爲她满口说着“大夫,大夫,有些疼,轻点,有点大”这话更加刺激了我们,黑子的手更加快速的按揉起小敏的乳房来。我则继续深人,现在感受到了阻力,但是这时候的我不再有什麽小心谨慎,越发的凶勐起来,一咬牙一下子订了进去,我的腿也撞上了小敏的腿,虽然小敏的腿已经打开到极限,但是在做爱的时候不被碰到是不可能的。但是随着小敏的一声尖叫,我已经开始了抽插,而尖叫过后的小敏并沒有出现我们担心的反应,会开始挣扎,而是开始慢慢回应我得抽插,甚至发出了呻吟声,我前后不到几十下就告投降,第一次把我的精液一股脑的发射到这些东西该去的地方而不是厕所里。然后我抽出来,走到一旁开始担任摄像师。小赵上去后不到不到一分锺就惨败而归,老焦老当益壮,战斗了4分锺左右。到了黑子出了问题,原来黑子的鸡巴也和他的人一样庞大,进去的时候飞了好的劲,进去后还迟迟不射,足足有半小时的时间,小敏的高潮来了又去去了又来,黑子终于也沒有射,鸡巴仍然大大的退了出来,是被我拉出来的,因爲我要再次上阵,这次我坚持了6分锺,其间小敏高潮了一次,然后又是小赵,再次一分锺败退,老焦终于沒有再举,一直在前面按揉乳房。黑子再次挺枪而上,大约10分锺后,小敏在一声常常的低沈的呻吟后晕了过去,而黑子随后则释放了他的一枪热精,在抽出来的时候,精液和淫水从小敏的阴部滴滴答答的留了出来。我们四个人都精疲力竭的或坐或靠,小敏仍旧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其间不知道怎麽的小敏的手已经自由了,但是她沒有试图摘掉发带。我看了一眼表,突然发现已经快9点了,马上说我们得回去了,然后四个人开始收拾战场,并轻手轻脚的给小敏穿上衣服,放平双腿,然后打发走了老焦和黑子后,慢慢摇醒了小敏。

    小敏醒过来后,我给她说检查完了,问题不大,明天我来拿药就可以了,现在我们回去啊?小敏茫然的看着我,顺从的点点头,我就架着小敏离开诊疗室来到外面。

    现在小敏仍然只是穿着风衣,这次里面则是全真空,连胸罩都沒有了,被老焦拿去做纪念,而黑子拿了内裤。小赵本来要录像带,我拒绝了。给了她小敏的袜子。我架着小敏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学校。一路上小敏一直呆呆的,偶尔会看看我,但是沒有怎麽说话。我把小敏送到宿舍门口的时候。

    小敏突然问我,“刚才检查的时候我可能有些失态,你不要告诉家利,他会以爲我很淫荡的。我也沒有想到我会那样,做个检查而已,竟然会有那种感觉。”我听了目瞪口呆,不知道小敏实在自欺欺人,还是确实是个小傻瓜?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