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Sayaka

    发布时间:2020-07-29 00:00:49   


    事情要回溯到大约一个月之前。当时的我还是单身,肩膀跟手臂边都是空荡的。

    也就是说,没有会跟我并肩同行的女性朋友,也没有会跟我手挽着手的女朋友。

    而我的双手也还没享受过乳房的感触。说到我身边的女性,就只有跟我没有血缘关系的瑛里华姊姊。

    然而瑛里华姊姊被一只叫做久能优一郎的害虫跟着,而且这只虫企图用双手掌握姊姊的乳房。

    不过久能够掌握的,只有名为挫折的杀虫用果实。

    当我获得真正的果实之后,我们就从没有血缘的姐弟关系,朝着成为情侣的阶梯直冲而上。然而,不堪回首的那个星期来临了。

    6月10日之后又过了两天,第六节课。

    现在已经是考前的两个礼拜左右。姊姊早就进入应考模式,根本不会想到做爱这种事。

    充满情欲的身体,完全被一层名为念书的护罩所覆盖着。朝着两人逼近的墨菲定律。

    我们的未来将会如何呢传来了钢琴的演奏声。是慢板节奏?还是中板节奏?细节我并不清楚。毕竟我连唱歌的音准都抓不好了。

    我的右手可以随心所欲画出我想画的东西,喉咙却无法随心所欲唱出我想唱的歌。

    我开始在课本一角,画着今晚要做的菜色。目前冰箱里的东西有──沙夜香「要是发呆的话,就会被我点到喔。」

    我耸了耸肩。市之濑沙夜香──。她是我所选修音乐课的指导老师。

    虽然我是第一次上她的课,不过她已经是第三年当老师了。

    她的上围被列为全校第一的呼声很高。升上二年级的时候,我曾经烦恼要选修美术、音乐还是书法。

    虽然犹豫,不过最后我没有选择拿手的美术,而是选修音乐。美术老师非常关心地问我原因。

    原因其实是因为我讨厌这位美术老师,但我当然不敢当着他的面这样说。我们学校每周要上三堂选修课。

    要是选修美术,我每周就会被劝说三次。

    《总之你加入美术社吧、加入美术社吧、加入美术社吧——》沙夜香「再来,板东。」

    板东站了起来。老师走到了我的身边。我假装在看乐谱,其实视线已经被伟大的上围吸走了。

    我忘记正在上音乐课,不自觉看着那美胸看到出神。有比姊姊姊还要大吗?
    还是平分秋色呢?

    不,应该比姊姊还大吧?到底有多大呢?虽然已经亲眼目睹姊姊的胸部好几次了,我的妄想却是永无止尽。

    一定是因为最近都没有机会摸姊姊的胸部。

    沙夜香「再来,藤堂。」

    名子一被点到,我马上慌张地站了起来。我太大意了!没想到居然会被点到──!

    沙夜香「从接下来的第二章节。」

    钢琴伴奏开始了。我漂亮地从第一个音就抓错音阶。

    沙夜香「重来!」

    伴奏再度开始。这次一定要──。咦?我又唱错了。此时下课的钟声响起。
    ──得救了!

    沙夜香「只有藤堂等等之后要留下来!放学之后来音乐教室找我。」

    教室响起了哄堂大笑。这是让我觉得羞愧万分的一瞬间。

    森川「好啦……,结束喽、结束喽。要一起走吗?」

    优斗「今天不行。」

    森川「真不上道呢。我们去吃汉堡啦。我今天不用练习喔。」

    优斗「我还有事。」

    森川「有事?」

    瑛里华「什幺事?」

    优斗「抱歉,今天没办法一起回去。刚才我在音乐课被罚要课后辅导。」
    瑛里华「笨蛋,你是在做什幺啊啊?」

    优斗「没办法啊,毕竟老师那幺严。」

    瑛里华「你一定是在东张西望吧?」

    优斗「我是在看姊姊的方向。」

    瑛里华「又不可能看得到。笨蛋!」

    姊姊稍微露出了点笑容。

    瑛里华「好吧。今天我跟朋友到图书馆看点书再回去。」

    〈书吗?距离考试还有三个星期。虽然我也差不多该开始准备了,不过在我面前总是有家事要做。

    沙夜香「太慢了!迟到5分钟!」

    优斗「对不起………」

    沙夜香「快点,站在那里。」

    沙夜香老师开始弹钢琴。

    优斗「忽然就要开始唱吗?」

    沙夜香「那当然啊。藤堂,只有你一个人差得很夸张喔。」

    这句严厉的批评让我马上就泄了气。

    沙夜香「声音根本就没有出来!啊啊啊啊啊……这样唱!」

    沙夜香老师的伴奏开始了。

    优斗「啊啊啊……」

    沙夜香「你是从哪里发声的!你是在叹气吗!声音厚实一点!」

    优斗「啊啊啊……」

    沙夜香「丹田要用力!」

    优斗「啊啊啊啊啊……」

    沙夜香「没错,想做还是做得到嘛。继续。」

    优斗「啊啊啊啊啊……」

    沙夜香「对,就这个样子正式来吧。」

    伴奏开始了。刚开始是很重要的。──来了!呃啊!又唱错音阶了!沙夜香老师默默地看着我。

    沙夜香「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沙夜香「为什幺你要选修音乐?」

    优斗「因为我不想要选美术。」

    沙夜香「我听说了,你好像很会画图吧?那幺选美术不是比较好吗?」
    如果是那种嘴巴很甜的男生,这时候大概会说「因为想认识老师」这种话吧。
    要说看吗?……我觉得会被打耳光呢。

    沙夜香「你在看哪里?」

    啊!

    沙夜香「给我好看着乐谱唱!唱到你会为止!」

    沙夜香「真是的,我第一次遇见要花这幺久来教的学生。」

    优斗「对不起……」

    沙夜香「不过,总之算了。反正你已经可以唱得不错了。」

    优斗「……」

    沙夜香「下次我还会点你。回去记得好练习啊。」

    呃啊………还要点我?……天啊姊姊姊还在图书馆吗?……不在。回去吧课后辅导……吗?……下次会不会也被留下来啊?怎幺可能,应该不会连续被留两次吧。没错。虽然这幺说服着我自己,内心却有着一丝的不安。因为老师没那幺好呢或许还会再被留下来吧。不过我之所以不会因此叹息,一定是因为那对胸部。光是回想起来,就有种极为赞叹的感慨。虽然已经看过姊姊的胸部了,还是会忍不状到忘我。甚至在唱歌的时候,都会一直盯着老师的胸部看。也因此重来了好几次就是了。——好想摸姊姊的胸部呢。

    优斗「我回来了。」

    鞋子在家,应该是回来了吧。在房间里吗?

    瑛里华「干嘛啦,进来之前要敲门吧?」

    优斗「对不起。」

    我悄悄从姊姊的身后接近。

    优斗「姊姊……」

    然后从后方一把抓住胸部。

    优斗「好痛!」

    瑛里华「不要打扰我念书啦!出去!」

    难得想跟姊姊亲热的说。

    瑛里华「今天我也要跟朋友一起念书。」

    猫、我的内心浮现出这个字。距离「一心同体」这个词非常遥远的动物。随性地离开,然后随性地回来。就像是哈雷彗星一样,重复着离去与返回的自由生物。姊姊──应该就是猫吧。

    ∶能「喂!」

    优斗「……什幺嘛,是你啊啊。」

    ∶能「你骗我对吧。我放了5汤匙的糖,根本就没有变好喝啊?」

    优斗「因为你的爱不够。」

    ∶能「真蠢。爱情就可以让茶变好喝吗?」

    优斗「那幺用欲望就会变好喝吗?」

    ∶能「……」

    ∶能「原来如此。所谓的5汤匙是这幺回事啊。」

    优斗「喂,你是自己做出了什幺结论啊?」

    ∶能「呼呼。总之你就等着看吧。」

    ……我非常的担心。

    优斗「我回来了……」

    姊姊还没回来吗?是去市立图书馆吗?打给姊姊的手机看吧。

    ……没有接。正在用功吗?……今天晚上也好晚才回来呢。

    瑛里华「优斗……!」

    我踩着楼梯赶快冲下楼。

    瑛里华「我先走喽。」

    优斗「等一下,我在穿鞋了。」

    瑛里华「真是的……」

    好像赶上电车的时间了。要是晚一班车就会变得很危险。

    优斗「昨天姊姊在图书馆念书?」

    瑛里华「我不是说过了吗?」

    瑛里华「优斗也该用功准备考试啰。」

    优斗「可是还有三个礼拜啊?」

    瑛里华「像你这幺说的话,一定会到一个礼拜之前才开始看书吧?」

    虽然是这幺说没错,不过我有家事要做。义父独自出差到札幌分店担任分店长1年了……

    只有两人的生活,如今也逐渐习惯了。虽然这幺说,也只是单纯的人数比之前少一人罢了。因为自从母亲过世之后,家事早就成为了我的例行工作。日常生活很顺利地运作着。只是牺牲了我准备考试的时间(反正有时间也不会准备)
    瑛里华「要是有一科不及格,我就不跟你亲热啰。」

    现在还不是一样不肯跟我亲热。丑八怪!第一节课是音乐课。一大早就上音乐课,声音根本出不来。就算出得来,因为我是音痴所以基本上结果还是一样的。
    差不多也该要开始准备考试了呢。可是还是有家事要做啊。毕竟做早餐跟晚餐是我的工作。就算请姊姊做,也做不出来,单纯的自找麻烦吧。因为姊姊完全不会做家事呢。唔唔唔……这次也没能好用功就要应考了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