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教师母亲的柔情】第8~9章

    发布时间:2020-06-16 00:01:59   


      我心里对这个人甚是反感,母亲已经拒绝他的要求很多次了,还一直喋喋不
    休想要为母亲争取那个职称,他的语气都是带着功利的,就算我再涉世未深也知
    道这个人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
      「小赵,关于你的问题,你是个聪明人,不会不懂的,我再说一次吧,这次
    的职称一共三个人竞争,你的优势并不是很大,我是很看好你的,很希望这次能
    帮你一把,希望你再考虑下。」
      这个人的头像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眼袋比我钱包还要大,满脸的油光,
    在一个江边的围栏处拍的照片。
      「恶心的老头」我呸了一口,我知道以母亲的性格根本不可能为了一个职称
    搭理这种人,我只是觉得这个人可能会用一些卑鄙的手段逼母亲就范而已。
      这时候母亲洗完澡了,穿着一身米黄色的睡衣走出来,头发上还带着水蒸气,
    正在用毛巾轻轻地擦拭着。
      母亲把毛巾放进洗衣机以后便进来问我手机修好了吗,然后我就把手机递回
    去了,心里面一直都在想这个人的事情,这些所谓的潜规则其实电视也有演过,
    如果女方不愿意的话,很有可能这些人会靠着一些手段来胁迫对方。
      这个人既然能找上母亲,他肯定不是为了钱,所图的无非是母亲的美色,母
    亲就算是结过婚生过小孩,但也是一个标准的成熟美妇,几乎男性生物对于母亲
    这样的女人都是没有办法抗拒的。
      「对了,刚刚有个微信找你。」我提醒了母亲一句,「你手机需要不时升级
    一下,里面垃圾有点多。」
      母亲点了点头,划开了手机,果不其然看到那个老色鬼的微信信息,眉头悄
    然皱了起来,并没有马上回复,而是锁了手机走出去了,随后还跟我说让我早点
    休息,明天还要上课。
      母亲的为人正直,要答应这种潜规则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我也帮不到什么
    忙,希望母亲能处理好这个人的事情吧。
      这几天母亲晚上都忙着写教案和备课,没有机会给我开小灶,我偶尔也会趁
    着母亲做饭或者洗澡的时候划开她的手机看那个人还有没有纠缠她,果不其然,
    虽然母亲之前一直没有回复他,但是他还是一直在说着让母亲考虑下自己的帮助,
    今天下午母亲只是回复了一句,「谢谢您的好意了,我只想做好自己,顺其自然,
    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那个人回复了一句,「行,我也不说别的,今年的职称你就先别评了吧。」
      我翻了一下这个人的朋友圈,都是一些转发的新闻为主,还有的是一些跟某
    些领导的合照,还有什么先进工作者的转发,看样子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
    真龌龊,估计他帮助的那个人也肯定答应了他的潜规则吧。
      其实以母亲的性格,如果告发这个人,也许会证据不足,但是起码会警告到
    这个人,让他以后不敢做次,可能母亲想着多一事不如小一事的原则吧。
      就这样一直到了周日,本来母亲上午是要回学校看自习的,不过她为了对我
    的奖励跟别人调班了。
      海滨浴场就在市内,坐地铁就能到,是上年才新开的一个大型水上游乐设施
    泳场,有人工沙滩和造浪机,还有水上滑梯等一系列游乐项目,如果不是学业紧
    张,我老早就想来玩了。
      原来的泳裤已经太小了完全不能穿,我们就在泳场的商店里面选了一条大码
    的泳裤,母亲说她的泳衣还能穿,就没有买新的,然后又买了两幅游泳眼镜和泳
    帽。
      今天天气不算特别热,毕竟秋天都来了,没有太阳的时候会感觉到一丝的凉
    意,还好今天没有风,不然游泳还真不太合适。
      我很快就拿着进门的卡解锁了储物柜,换好了泳裤以后随便淋了一下身,就
    走到外面等母亲了。
      今天的虽然天气不算炎热,但游泳场的人还是挺多的,基本都是一家大小,
    很多设施都挤着人,而几层楼高的水上滑梯更是要排队上楼,甚是热闹。
      不一会儿,母亲也换好衣服出来了,虽然我幻想了好几十遍母亲穿上游泳衣
    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也不如亲眼见到来得血脉沸腾。
      母亲的游泳衣不是三点式的,只是很保守的深蓝色连体泳衣,而且下身的设
    计是一条小裙子,刚好把丰满的臀部遮住了一点,而且硕大的胸脯也被包裹得紧
    紧的,只能看到一点点的丰硕。
      虽然最好看的臀部被遮住了一点点,但是从可以看到的地方来看,游泳衣的
    尺码肯定还是小了一点,因为它把母亲的臀肉都挤了出来,在布料无法遮住的地
    方,母亲丰满结实的臀肉露在外面,仿佛动作大一点都能把仅余的布料挤破。
      而小短裙下面则是母亲的一双滚圆的长腿,母亲穿短裤的时间都寥寥可数,
    我很少有机会能这么正面的看到她的美腿,是那么的雪白无暇,连毛孔都看不见,
    长度比例也是恰到好处,比例跟长度刚好是最合适的,而且由于经常锻炼健美操
    的关系,她的腿部肌肉非常的结实,看上去紧绷绷的,甚至连一丝的赘肉都没有,
    堪称极致完美的美腿。
      唯一可惜的是没法看到母亲在游泳衣包裹下的胸脯,只能看到一些硕大的线
    条,连一丝肉都没有露出来,也罢,母亲的性格,这件游泳衣已经是很性感了,
    露出胸脯的那种款式想都别想。
      母亲的头发都放在了游泳帽里面,她看到我在等她,加快了脚步向我走来。
      我连忙拍起了母亲的马屁,「妈,你这身材是真的好,可惜这泳衣款式不太
    好看。」
      母亲笑道,「我觉得挺好的啊,穿着也舒适,这游泳衣当时还是一百来块买
    的呢。」
      我摆了摆手,「可是它太保守啦,现在都流行三点式呢,哎哟哎哟,错了错
    了,好看好看。」
      我话没说完,母亲就揪着我的耳朵,没好气的说道,「你当你妈小姑娘啊,
    还三点式,我这年纪穿三点式别人肯定得说我老妖婆。」
      「这哪能啊!」我揉了揉耳朵,「好啦不说了,咱们去那边玩。」
      乐园的人很多,就连一些很简单的滑梯都有几个人在排队玩,而造浪机前面
    更是挤满了穿着救生圈的人,等待着十来分钟一次的人造浪。
      我跟母亲租了一个双人救生圈,就是那种连在一起一前一后的救生圈,也凑
    着热闹来到造浪机的附近。
      「这人太多了吧」母亲环顾了一下四周的人,一双玉手扶着救生圈旁边的扶
    手,一双长腿在水下不停地晃动着,隐约能看到的雪白肌肤让人看得心猿意马。
      玩过造浪机的人都知道,这玩意其实离得近的浪不算十分大,像我们这些离
    得比较远的反而会更厉害,不多时,随着四周欢快的音乐响起,泳池上面的一些
    喷泉也开始喷着水,造浪机开始工作了。
      一波接一波的浪推动着欢乐的人群,有的人带着欢快的笑声尖叫着,有的则
    是像母亲那样,神色带着紧着,紧紧的握着救生圈的扶手。
      「妈,你放松一点,这玩意没什么的,救生圈也很安全。」我笑着抓住了母
    亲放在扶手上面的手,第一波人造浪把我们推到了旁边的一对父子那里了。
      「你们年轻人胆子大,就体谅一下老年人吧!」母亲自嘲的笑了笑,又一波
    浪花来到,吓得她在水里面的腿乱蹬了几下,不时还碰到我的腿。
      欢快的人群互相推搡着,有的人还故意利用浪花挤开旁边的人,也不是带着
    恶意的,只是一些善意的玩笑。
      「啊」一个浪花打在了泳池边,水花都打在了母亲的脸上了,还好带着游泳
    镜,但也是弄得十分狼狈。
      我笑着拉着母亲的手,试图让她松开扶手,母亲连忙双腿乱蹬的想要挣开我,
    这时候一个浪花过来,整个救生圈都几乎推起来了,吓得她连忙伸出腿夹住我的
    脚。
      「妈,你放松一点,来,抓住我的手」等浪花远去,我笑着跟母亲说道。
      「可别,我觉得这儿安全!」母亲连连摇头,一双手怎么都不肯放开扶手,
    她的双腿放开了我的脚,短暂的吃豆腐时间又结束了。
      这时候又一个浪打过来,母亲的肩膀缩了一下,旁边的一个穿着救生圈的女
    人撞了我们一下,把母亲的手撞开了扶手,花容失色的母亲手臂挥了几下,连忙
    想要抓住扶手,却被我快一步把她抓在了手里。
      「啊」母亲娇呼了一声,一双手紧紧的抓住我的手掌,都把我抓疼了。
      「没事,妈,放松一点,这浪现在还不算大呢。」我笑着抓住母亲的手说道。
      母亲似乎惊魂未定的样子,一双玉手紧紧的抓住我,「还不算大啊!」
      我笑着点了点头,「网上说还会有连环浪呢,这只是开胃菜。」
      母亲用牙齿咬了咬嘴唇,似乎有点害怕,想不到平时像女强人一样的母亲是
    那么的怕水,不过有救生圈倒是十分的安全,正好给了我吃豆腐的大好时机。
      我试探性的问道,「要不咱们玩别的吧,这里人也太多了。」
      母亲看了后背的人群一眼,摇了摇头,「没事,难得来一次,我也没玩过这
    个,一会就好。」
      我点了点头,双手拉着母亲的手,手里面传来柔软的触感,而母亲则是紧紧
    的握着我的手不敢松开。
      一波接一波的浪花不断的拍打着我们和附近的人群,有的胆大的双手已经放
    开了救生圈的扶手,欢呼着迎接一波又一波的浪花,随着浪花的推动不断往后退
    着。
      我们则是靠在了边上,浪花最多只能缓慢的把我们往后推,而且身边周围都
    挤满了欢乐的人群,我们都被人群的欢乐气氛感染了,也跟着他们随着周围欢快
    的音乐欢呼起来。
      母亲一双雪藕般的手臂有点泛起了粉红色,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日光晒的,
    显得很明艳照人,我的脚悄然的随着浪花跟母亲的一双玉腿交缠着,不时紧夹,
    松开,母亲光滑的玉腿随着节奏轻轻的摆动着,似乎已经放松下来了。
      这个造浪机只是前菜,是一个点燃气氛的工具,网上点评都说一对男女朋友
    一定要先玩这个来点燃情绪,让大家都放松下来,那后面玩什么都能放得开了。
      果然,母亲显得很开心,刚刚还怕得俏脸通红的,现在居然说等会还要玩一
    次。
      我们走到人工沙滩的座椅上休息了一会,这里有太阳伞和小卖部,可以租沙
    滩椅,很多人都在这里享受着日光浴。
      「咱们去玩那个小船,好像挺好玩的。」
      母亲指着沙滩旁边的一条人工小河,那里有人在排队玩着一些双人小艇,其
    实就是两人合力把小艇划一圈回到原点。
      算是一些没那么刺激的项目,随后我们也玩了一些小型滑梯和碰碰船,不过
    我始终没有机会再吃到母亲的豆腐。
      眼睛的冰淇淋是吃足够了,母亲也怕晒黑,一个项目结束以后老是喜欢躲在
    阴凉处休息。
      「妈,咱们玩那个大风车好不?」我指了指那个最多人排队的地方。
      其实大风车也就是一个坐着救生圈从高处滑下来的滑梯,只是形状设计得跟
    风车一样,才让人喊它大风车。
      母亲有点犹豫,似乎是觉得有点太刺激了,连连摆手说道,「你拿一个单人
    救生圈玩吧,这玩意不适合老年人。」
      我连忙笑道,「瞧你说的,难得出来玩一次,老说自己是老年人,才三十岁
    多点的女人,别人听到还以为你真是七老八十呢!」
      母亲不满的瞪了我一眼,在我的鼓励下还是咬了咬牙,被我拉着往大风车那
    里排队了。
      排队的人数起码超过一百人,三四层高的楼层全是排队的人,不过这个项目
    也玩得很快,一分钟能滑下去十来批的人,我们最多也就排十来分钟的队。
      越往高走,似乎有点微风吹来,母亲轻轻的抖了一下,雪白的肌肤起了一层
    浅浅的鸡皮疙瘩,也不知道是凉的还是紧张的原因。
      「妈,你冷吗?」我走到了风来的地方给母亲挡了一下,随后伸出手上下擦
    了擦她的手臂,紧绷绷的肌肤一点都不输给年轻的女生。
      母亲点了点头,双手也在自己的手臂上擦了一下,「是有点儿风,可能身上
    还有点湿,没事,不冷。」
      我继续帮她擦着手臂,也难怪,母亲的泳衣还是湿漉漉的,而且很贴身,上
    面都是水,被风一吹肯定会冷,我有点后悔拉着她来玩了。
      不过很快就到我们了,工作人员接过我们拿着的双人救生圈,示意我们坐到
    上面,我先扶着母亲在后面坐着,然后我自己坐到前面,母亲雪白的双腿就放在
    我的身边,在太阳的照射下白得亮眼。
      随着工作人员的一声「出发喽」,他把救生圈往前面推了一下,救生圈就随
    着水流急速往下滑了。
      母亲在我后面发出娇呼声,结实的双腿被我手臂紧紧的夹着,手臂跟大腿紧
    贴的感觉让我非常的享受,随着救生圈的前进我不停的调整着舒适的角度蹭着母
    亲的玉腿。
      在转弯的时候母亲紧张得双腿乱蹬,手臂上跟大腿摩擦的地方变得越来越多,
    从没试过这么近距离接触母亲的大腿,我的下体竟然开始有点抬头了。
      可是不一会儿就到终点了,我有点意犹未尽,刚刚只顾着吃豆腐,都不记得
    这个玩意到底好不好玩了。
      倒是母亲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在救生圈下来以后不断地用手拍着自己的胸
    口,硕大的巨乳随着胸口不停地起伏,虽然看不到,但是优美的线条若隐若现,
    对我来说已经诱惑力十足。
      「啊啾!」母亲轻轻的打了一个喷嚏,似乎是刚刚在上面冷着了。
      我连忙拉着她来到有太阳的地方先缓一下,母亲笑着说,「我家小桐越来越
    会照顾别人了。」
      我带着歉意地说道,「我没想到上面风大,你这穿着湿漉漉的衣服肯定着凉
    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母亲笑着摇了摇头,「哪能啊,现在天气那么热,吹一下风...啊啾!」
      母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身板缺少锻炼了,回头每天回家到楼下小区跑
    步去。」
      我也没有心思玩了,连忙拉着母亲,让她去更衣室洗个热水澡再换衣服,我
    在大门等她一起回家。
      母亲果然是着凉了,回家以后就说很累,回到房间睡觉了,一直到差不多晚
    上 7点的时候,应该是要做饭的时候还没起来,父亲又在外面跟猪朋狗友吃饭,
    于是我走到父母的房间。
      房间里面漆黑一片,我打开灯,房间里面闷热得很,天气30多度还不开空调,
    母亲却裹着被子在床上睡觉,精致的脸上红通通的,额头上渗着汗。
      「妈」我上前叫了母亲一声,她似乎还没睡醒,只是「嗯」了一声又接着睡
    了。
      我又隔着被子,拍了拍母亲的手臂,母亲没有搭理我。
      我有点着急,母亲的脸上红通通的,可能是着凉了,我用手放在了她的额头
    上,另一只手又摸了摸我的额头,很明显的,母亲的额头很热,是发烧了。
      都怪我,没有考虑到那个滑梯需要在四面通风的楼层排队,而且母亲这么文
    弱的女人,抵抗力肯定不如年轻人,她又穿着湿漉漉的泳衣,一吹风肯定就会着
    凉。
      我连忙走到药箱那里翻出感冒药和退热贴,倒了一杯开水,先把退热贴贴在
    母亲的额头上,然后才又叫她起来吃感冒药。
      「妈,先起来把感冒药吃了,你感冒了。」
      母亲醒过来以后双目无神,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好累啊,小桐,晚饭
    你自己吃吧,这上了年纪的人啊,一点都折腾不得。」
      我坐在床边,扶着母亲起来,母亲看了一下墙壁上的钟,问道,「你爸呢?
    还没回来吗?」
      我「嗯」了一声,让她先坐在床上,然后拆开感冒药递到她的手里,再递过
    开水,「他刚刚打电话回来让我们自己吃饭,他说有几个以前的朋友来这边玩了,
    要做东陪他们,我听声音好像是在打麻将。」
      母亲「嗯」了一声,吃了感冒药,然后又躺下来,「这人越来越野了,一天
    到晚就认识这些猪朋狗友。」
      我为她拉好了被子,然后打开了一点窗户通风,「我现在去煮一点粥,一会
    你起来吃一点再睡。」
      母亲没有回应我,就这么点时间又睡着了。
      我关上了灯,然后走到厨房煮了点面条,再用电饭煲熬上粥,为了让母亲多
    吃点,我特意加了一些干贝,好让白粥不至于没有一点味道。
      我发了个信息跟父亲,告诉他母亲感冒了,让他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父亲
    只是回了,「感冒而已,你让他(她)吃点感冒药就行了,我这朋友还在,现在
    回不来。」
      父亲老是把朋友放在第一位,也不知道是什么交情,自己老婆都不管。
      我吃过面条,又上了一会网,电饭煲里面的粥也煮好了,看了看时间,原来
    也快十点了,我盛好粥,然后进房准备叫母亲起来。
      我打开房间的灯,母亲有点蹬被子,一只脚露出了被子外面,我上前轻轻喊
    了她一声,看她没有回应,又拍了拍她的手臂,还是没有醒来。
      我又摇了摇她,可是母亲睡得很熟,我这才想起可能是感冒药的原因,也不
    知道怎么办,又摇了好几次,母亲还是睡得很熟,被子倒是掉下来了,母亲修长
    丰满的身体在我面前展露无遗。
      母亲穿着深蓝色的长睡裙,裙摆过了膝盖,一小截雪白的小腿在裙摆下露了
    出来,而因为睡觉没有穿内衣的过膝,一双饱满的乳肉在睡衣下平摊着,仿佛还
    能看到上面最诱人的那两点。
      我默默的咽了一口口水,我想过占母亲的便宜,但没想过趁着她睡着的时候
    实施,但是,面前的这个睡美人,最诱人的娇躯就在我的面前,我实在没办法做
    到静下心来。
      我又试着把手放在母亲露在裙外面雪藕般的手臂,用力了摇了摇,可是母亲
    却连回应都没有,只是一双长腿在床上摩擦了一下,然后身体转了过来。
      我楞了一下,手不敢动了,但是好一会,母亲都没有醒来,而且传来均匀的
    呼吸声。
      我仿佛受到了什么鼓励一般,又试着把手搭在母亲的肩膀上,用力的摇晃了
    好几下,但是母亲却只是用手想要挣开我,却没有醒来。
      所谓色胆包天,原来就是这个意思,我的手开始管不住了,缓缓地从母亲的
    肩膀上向下移动,顺着母亲的手臂,再搭在了母亲的腰间,没有一点点的赘肉,
    紧绷绷的。
      其实我手里一直在冒汗,生怕母亲突然醒来,那会我可真的没法解释了。
      还好,母亲一直在睡着,并没有被我的动静吵醒。
      我在母亲的眼里一直都是一个乖孩子,就算学习算不上优秀,但也不是差生,
    而且性格也因为受母亲的影响为主,一直都很木讷和正直,算是那种眼睛里揉不
    得沙子的类型。
      但是,自从我跟李晓菲谈恋爱以来,我渐渐有了对异性身体的好奇心,我希
    望在李晓菲的身上得到一丝丝的快感,于是,这种心态,就仿佛唤醒了我心里面
    的一颗种子,而且,在网络上各种各样的新鲜事物,让我更是好奇不已,特别是
    那些对于我启蒙的线条画,虽然看起来很粗糙,但是却对于我来说,有着一种无
    比的诱惑力,不亚于一下性感的明星照片,这些各种各样的因素,就好像一些阳
    光和雨露一样,让我心底的那个种子开始生根发芽,现在已经长成了一棵小树苗
    了,但是这颗小树苗却不是正直的。
      但是我现在的这些行为,却已经完全超出了一个乖孩子的范围,我正想着占
    母亲的便宜呢,但是我却实在没有办法让我自己停止这种行为。
      再往下,就是母亲的大腿了,由于母亲现在是面向着我,我没有办法看到她
    最诱人的臀部,但是,随着我的手渐渐地往下,母亲结实丰盈的大腿已经在我的
    掌握以内。
      我的手有点颤抖,在母亲的大腿上轻轻地抚摸着,享受着手里面异常丰满的
    触感。
      我不敢摸母亲的胸脯,毕竟那个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万一摸上去的时候她
    醒过来了,那我可不好解释。
      母亲的大腿很结实,丝质的睡裙滑溜溜的,加上大腿的触感让我很是着迷,
    一时间手里面抚摸的力度渐渐的加重了一些。
      「嗯」母亲的喉咙发出一丝声音,我连忙站直了身子,可是母亲却是没有醒
    来,只是用手挠了挠臀部。
      我的一双手放在了母亲的大腿上,一直向下。
      一系列的动作,我总算是摸到母亲的大腿了,但是这隔着裙子,让我有点不
    满足,这时候,我心里的色胆更大了。
      我一只手捏着母亲的裙摆,轻轻的往上拉!
      这可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动作,这个动作如果被母亲发现了,以她的性子,肯
    定会用手臂粗的木棒打我,而且我也不可能是那个乖孩子了。
      睡裙不算宽松,而且另一边被母亲的腿压着,我只能轻轻的往上提了一些,
    但是已经露出了半截雪白滚圆的大腿了。
      虽然在游泳场看过母亲的大腿,但当时的心态跟现在完全不一样,当时是能
    看,但是不能摸,现在,母亲这一双完美的大腿正展现在我的面前,仿佛任我采
    摘一般。
      一直到裙子无法再往上提的时候,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另一只手缓缓地往
    下。
      十厘米...五厘米...三厘米...一厘米
      随着手往下,我终于正式摸到母亲这双艺术品一般的玉腿了。
      第一感觉,上面很温暖,很滑溜,好像一个不注意,我的手就会从上面滑下
    来一般,而且上面的毛孔很细很细,根本摸不到,甚至连汗毛都没有。
      随着手部的深入,我完全把手放在了母亲的大腿上,母亲的大腿如目测一般,
    非常的紧实,一点的赘肉都没有,仿佛是一件最完美的艺术品一般,手里面的触
    感很熟细滑,好像婴儿的皮肤那样,没有任何的瑕疵。
      我想要悄悄打开母亲的腿,但是我怕这动作太大会把她弄醒,其实刚才我那
    么使劲的摇她也没醒来,这点动作肯定也不可能会把母亲弄醒的,这可以就是做
    贼心虚的原因吧。
      我弯下腰,想要从母亲的裙摆下看到点什么,但是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一片
    白皙的腿,我的手随着我的目光一直深入,几乎就要碰到母亲的臀部了,但是这
    时候母亲却忽然动了一下身体,整个人转了九十度,这一下子就把我的手压在她
    的腿下面了。
      我连忙想要把手抽出来,可是尝试了好几次,不使劲是完全抽不出来的,但
    是使劲的话我又怕弄醒母亲。
      母亲紧绷的大腿正压着我的手,虽然手感非常非常的好,但是我真的不知道
    母亲会不会忽然间醒来,所以我尝试用一只手想要提起母亲的腿,无奈母亲睡得
    太熟,压根扳不动。
      这时候我忽然发现,我的脸正正对着母亲那对硕大的乳房,虽然没有内衣的
    提拉,母亲的乳肉向着两边平摊开,但在睡裙的包裹下依然显得硕大无比。
      我楞了一下,脸往下了一点,母亲的带着沐浴露香味的体香传到我的鼻子里
    面,虽然一只手被母亲压着,但是另一只手却是自由的,我想要摸一摸这一对朝
    思暮想的巨乳。
      「嗯」母亲忽然发出了声音,随后用手抓了一下大腿,我连忙用力把手抽了
    出来。
      再看向母亲,似乎没有睡得想象中的那么熟,我又试着摇了摇她的手臂,这
    时候,母亲终于醒过来了。
      「嗯?小桐,怎么了?」
      母亲的美眸带着浓浓的倦意,我从心底里埋怨自己不该带母亲到海滨浴场玩,
    她每天上课备课已经很累了,回来还要做饭做家务,给我开小灶,几乎没有一点
    点的私人时间,而我却占用了她的私人时间,还让她感冒了,我觉得非常的内疚。
      我轻声说道,「我煮好粥了,你先吃点再睡吧。」
      母亲「嗯」了一声,随后用手撑着床起来,我连忙扶了她的手臂一把,让她
    坐起来,随后放正了拖鞋让她穿上。
      「小桐真乖」母亲笑着说道。
      「都怪我,我就不该带你到海滨浴场玩」我语气中带着何愧疚,除了因为在
    海滨浴场玩的原因,还有刚刚趁着母亲熟睡占她便宜的事情。
      母亲笑了笑,摸了摸我的头,「没事,吃了感冒药睡一觉就好了。」
      母亲来到客厅,看到已经快十一点了,父亲还没回来,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你老爸怎么还不回来,把这当旅店啊?朋友还不如家人重要?」
      我到厨房倒了一下粥出来,「刚刚我打过电话给他了,他说还得陪朋友,让
    你吃了感冒药就休息下。」
      母亲板着脸,神色有点生气,我端着碗到她跟前,舀起一勺粥,轻轻的吹了
    吹,然后示意母亲张开嘴巴。
      母亲看见我的动作,不由得笑了,「你这孩子,哪学的那么贴心的东西?我
    自己来就行了。」说着就要接过碗。
      我躲开她的动作,又示意她张开嘴巴,「什么哪里学的,电视里都这么演的,
    女主角感冒了,男主角都这么给她喂粥。」
      「小屁孩,还学电视剧!」母亲笑道,「人家那是演的,我又不是七老八十,
    要你喂我成什么样样子了,赶紧拿来,我自己吃。」
      我只好把粥放到母亲的面前,母亲这才拿起调羹,舀了一些粥,放在嘴边吹
    了一下,随后往后拨了一下刘海的头发,这才把粥吃到嘴里。
      「味道可以吗?」我看着母亲问道。
      母亲点了点头,「还行,还知道放干贝。」然后又吃了几口,轻轻的打了一
    个嗝,「没什么胃口,吃不下了。」
      我正想说话,这时候传来敲门的声音,应该是父亲又喝醉回来了。
      母亲皱了皱眉,我连忙去开门,父亲正在门外靠着,看到我开门了,进来边
    换鞋边问道,「你妈怎么样啦?吃药了吗?」
      可还没等我回答,他就靠在换鞋的椅子上睡着了,传来悠长的呼噜声。
      母亲板着脸走过来,示意我走开,然后轻轻的踢了父亲一下,父亲摆了摆手,
    嘴里喃喃说道,「喝喝喝,不喝是...额...不喝是小狗」
      说罢,还做了一个举杯的手势,又放下了手继续睡着。
      「岂有此理!」母亲似乎是因为生气的原因,不由得晃了一下身子,我连忙
    用手搂住她的腰,扶住了她。
      「一会你把他拉到沙发上让他凑合一晚上,免得传染感冒给他了,也算是罚
    他吧,都成什么样子了。」母亲说罢,又轻轻的踢了父亲一脚,脸上写满了不满
    的神色。
      母亲稳住了身子,「我回去睡了,粥你放冰箱就行了,明天我起来再吃。」
      我点了点头,母亲径自回房间了,随后拿了一张被子出来,扔到沙发上,
    「你把他拉到沙发睡吧。」
      我把父亲拖到沙发上放下,母亲看了他一眼,不满的说了一句,「朋友重要
    家人重要?」这才进房间睡觉了。
      我在床上,一直都没有睡意,想着刚才母亲身上传来的触感,没想到我的胆
    子竟然那么大,不过也总算是能摸到母亲的玉腿了,回想起那丰满紧绷的感觉,
    我的手里面仿佛还带着母亲的体香味,肉棒更是一直硬着,想找到一个发泄的渠
    道,不过今天着实有点累,也不太想手淫了,只能脑海里面幻想着母亲丰满的娇
    躯在我面前,跟我做着一些羞羞的事情,这才渐渐地睡着。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母亲已经起来了,她做了水煮蛋和牛奶放在
    饭桌上,自己正在吃昨晚剩下的粥。
      父亲还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似乎一点都没有起来过,其实父亲也不是不重视
    家人,只是在他心中,朋友的比重跟家人一样罢了。
      「妈,早安,你身体好点了吗?」
      母亲正在吃粥,点头道,「昨天睡了一觉现在好多了,不过还是有点发烧,
    还好今天只有一节课。」
      我有点担心的问道,「你还要上课啊?要不让别人代课吧?」
      母亲摇头道,「才一点点感冒就得让别人代课,你妈又不是弱不禁风的黄花
    大闺女,我可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说罢,不满的看了父亲一眼。
      「你中午别回来吃饭了,我没煮,你在学校饭堂凑合一下吧。」说罢,拿出
    钱包,从里面拿了十块钱出来,想了想,又多拿了十块,「还有晚上我也不做饭
    了,我吃点面条。」
      我接过钱,「那老爸呢?」
      母亲瞪了他一眼,「让他自己做饭吧,混账的东西!」
      「你吃完了就赶紧上学,这些放厨房,等我回来洗,我先出门了。」母亲整
    理了一下衣服,她今天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衬衫,下身一条过膝的灰色裙子,脚上
    踩着一双平底皮鞋。
      我点了点头,母亲便出门了,我看了熟睡的父亲一眼,也收拾了一下餐具便
    出门上学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