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不应期——帽子的故事】1.11副院长事件下

    发布时间:2020-06-02 00:00:54   

    ------------------------------------------------------------------------
      回到寝室,剩四个女生自己,陶奈更是放开了话匣子讨论这天的事情,大姐
    也跟着一起,二姐及时叫住:「你俩适可而止哈,注意点别人感受好不。」
      「对不起啊,三姐,我忘了你是受害人了。」四儿转头又去拼命安慰三儿,
    更衣又倒水,显然反关注过度了。二姐看着三儿有些萧瑟的表情,有那么点心疼,
    又有点好笑另外俩人情商怎能如此之低。
                     ·
      从天黑开始,帽子就一直盯着屏幕。经历了白天的事,兴奋之余,胖儿东有
    些后怕,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着看,于是躺到床上远远的偷看,看了一个多小
    时,帽子突然说道:「这些东西要是传出去,咱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你知道
    我什么意思吧。」
      「知道!」不知怎的,听帽子如此说,胖儿东竟然觉得有点安心。
      夜晚八点半,敲门声咚咚咚,胖儿东在上面下来麻烦,只好帽子去开门。他
    真的很费解,明明通讯都已经很发达了,为什么姚师格同学从来都是直接砸门而
    不会发微信打语音提前说一声,而且向来是没有礼貌的直接进门招呼都不打。这
    一次姚直奔胖儿东房间,看到显示器上的画面,一副捉贼捉赃的表情道:「好哇,
    我就说你白天删视频的时候怎么那么痛快,差点以为你是什么正人君子,我一猜
    就是,你还有色魔刘录的那份。」
      没错,帽子正在看刘副院长那拿回来的各种存储。他都懒得辩,直接坐回位
    置,一副无所谓样子:「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你要看就自己搬凳子。」
      胖儿东也下来床,于是帽子在中,二姐在左,胖儿东在右,三人一起盯屏幕
    研究。「这些光盘和U盘全都是防拷贝处理了的,每个里面是一个女人,有的上
    面还贴了名字。移动硬盘就更恐怖了,按人名分了文件夹,有的还有女生的信息。」
    帽子一边放这些视频,一边解说。
      「哇靠,怎么能禽兽到这种程度啊。真尼玛的…这让别人怎么做人啊,他这
    么弄的这么详细,是干啥用?」二姐一点没夸张自己的情绪。
      「要挟别人的筹码呗。」显而易见,还有:「可能,还有些是送礼用的。」
      「送礼?」
      「没错。」帽子拿起一个U盘:「把这个送给别人,就相当于,把这里面视
    频的女主送给那个人。」
      二姐忽然明白过来,震惊到语塞,无耻?下贱?阴险?狡诈?她一下怎么也
    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这个人的下作,只呆呆的听帽子解释:「因为我发现,
    比如这个女的,最开始是和施颖一样,被下药了,但在硬盘里还有她被别的男人
    搞的视频,那个视频就,是在她清醒的状态下发生关系的,但能明显看出很不情
    愿,应该还有类似的。」
      姚师格:「所以我们本来只是打算…打算…」
      胖儿东接话:「……结果破了个大案。」
      帽子:「没错。」
      二姐还需要消化一下,屏幕里,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女生,手脚张开绑在床
    的四个角上,眼镜也蒙着。禽兽刘正不停的尝试把脏东西塞进女生的嘴里,因为
    一只手要拍照,一只手操作一个失去意识的人有些费劲。胖儿东却兴奋叫到:
    「帽哥就是福尔摩斯,二姐是委托人,那我不就是华生了?」突然很是得意,只
    不过没人理他。不久女生的脸上,口鼻上被射满了精液,二姐一下觉得无比恶心,
    向后靠去长叹了口气。
                     ·
      「继续吧。」
      「继续?你要一个一个看一遍?」二姐惊问。
      「肯定啊,得先看一下,受害者里有没有我们认识的,可以救人一命。」帽
    子道。
      没错,这种程度的帮助,无异于救人一命了。姚师格突然有些怕,怕自己认
    识的人会出现在屏幕上。一晃就快十一点了。「困了累了就回去。」帽子问二姐,
    二姐摇头。又招呼胖儿东:「你先去睡觉。」胖儿东可不管帽子是何用意,有言
    必遵,光速上床,苦在二姐在下面不好打飞机。
      视频的清晰程度参差不齐,有的是盗拍不清楚,有的是手持晃来晃去,有的
    没有声音,看的眼睛很累。二姐这辈子都没看过这么多「小电影」,16x8x
    4x2x,遇到中意的,帽子就放慢速仔细欣赏,毫不掩饰,遇到不堪入目的就
    高速。「这个不错。」「这个不行。」「卧槽,好地都让猪拱了。」时不时还点
    评几句,不够姚师格在一旁哼的。
      「这个屁股不错……哇,这个傻逼,屁股不错就要一直后入吗……真想一脚
    踹死他……」
      二姐无语。
      「这个胸可以。」视频里一个女人趴在桌子上接受身后的撞击,摄像机就在
    桌上正对着胸膛拍摄,一对儿好东西有一小部分贴在桌面上前后摇晃与桌面摩擦,
    视觉效果爆炸。
      「和四儿的胸比呢?」二姐突然也捡了个有兴趣的话题接上了。
      「那还是不能比,陶奈的那个太夸张了。」帽子毫不犹疑。
      「那三儿呢?怎么比?」
      这下帽子得思考一下了:「施颖那个我没摸过,看起来绝对完美,应该去当
    胸模,不过长那么好看也用不着当那个;用起来的话,应该还是陶奈那个牛逼。」
      什么用起来看起来,直接把二姐说懵了,她也没那么在意,顺嘴又问:「那
    和阿竹比呢?」帽子直接不说话了。
                     ·
      「……这个女的,身体有点软…」还没说完,视频里传来这女人的叫床声,
    吓得帽子把音箱又关小了些。
      二姐咧着嘴:「有这么爽么,太假了吧。」
      「各人体质不一样吧。」帽子道:「可能她也挺矛盾的,不过…」
      「这个地方…格局,好像……和你这有点像……」二姐看了眼窗子,好像和
    视频里的窗户都是一样的,心里一抖。
      帽子则反复暂停,回放,慢放,终于道:「这人,我好像认识。」
      二姐关注那女人,是个典型的瓜子脸,身材不高,平胸……「也不算认识,
    她好像,住我楼上,好像,应该是个老师。」
      「吓我一跳,我以为你这是案发现场呢。」
      快进快退,把十来分钟的性爱视频研究了有半个多小时,都快记住他们换了
    几次姿势了。刘副院长射了两次,这把年纪也算不容易了。看一开始的表情,女
    人应该是很不情愿的,但至少没有被强迫或者迷晕,后来的叫声可谓惊天动地。
    帽子把U盘单独拿了出来,见上面贴着字母YH。
      「你可不要拿着去占人便宜哟。」二姐打笑,帽子无奈。
                     ·
      「帽子,我问你啊~ 」
      「啥?说!」
      「你白天看了我们家三儿,又看一晚上这个,不会兴奋么?激动么?我意思
    …」二姐只是没好意思看他裤裆,其实帽子早就梆硬的不行了。
      嘴硬道:「你要帮我解决一下么?」
      「呸,流氓。」
                     ·
      又看了一个小时,快一点钟,二姐认出了一个大四的学姐,除了好奇心被过
    度满足,别无其他收获。她熬不住说要去睡觉,草草洗漱,就像自己家一样直接
    去了帽子房间床上睡,还反锁了门。帽子则奋斗到凌晨四点,整理出禽兽刘糟蹋
    的人有33个,别人的有15个女人,其中重合的7个。不包括YH。胖儿东起
    夜上厕所,回来时帽子递给他一沓钱,道:「这个给你吧,白天缴回来的,大头
    我付了大叉和小凯,这是剩的。」
      胖儿东一下就精神了:「帽哥,你这是瞧不起我……不是那种人……
                     ·
      帽子是个周全的人,为了防止把自己锁门外他放了个钥匙在厨房,轻松开了
    门躺回到自己床上,二姐的身边。二姐没有睡死,只是没有理睬他。
      他平躺着望着天花板,舒了口气,此刻满脑子都是赤裸裸的肉体,尝试着挥
    去这些画面,剩下的就是无比清晰的施颖的上半身裸体,真的有点过于诱人了,
    也难怪禽兽刘会犯罪。身体是真的饥渴难耐,自然的转身,一只手放在了二姐的
    肩头。二姐也转过头来按住了帽子的手,漆黑无语,四目相对,其实一场小小的
    交流。帽子读懂,于是转身自己修炼憋精之术去了。
      ·作者:李浩凌次日一直睡到中午,回宿舍三人已经等好了。
      「二姐你昨晚去哪了呀?」陶奈调皮的问。
      「帽子那。」二姐也不掩饰,还没来得及说下句,就见上官杰和陶奈击掌欢
    呼。
      「二姐,你真不争气。」施颖无奈,掏出手机往群里转钱,原来他们连赌注
    都下好了。
      上官杰:「用不着为了个人情付出那么多吧,还是说你本来就……」坏笑。
      陶奈:「行啦,这回你们就不用天天盯着我一个人笑话啦。」
      他们什么意思,大家自然知道,二姐也懒得解释:「随便你们怎么想吧。」
    可能是一晚上的小电影,让她对男女之事都有点恶心厌倦了。
                     ·
      帽子这边惨些,因为他不打飞机的信条,现在已经有点欲火焚身的感觉了。
    可Gee出门旅游了,这段时间冷落,鬼知道是不是和别人混在一起;以前有些
    旧人,突然联系会有些尴尬;他觉得和苏澜可能会有戏,但还没推进,总不可能
    直接说:来,咱们打炮;想到阿竹,算了,还是别想了。突然又想到一个人,嗯,
    帽子打开电脑,横在客厅沙发上看起了文献。
      胖儿东一早上打了两个飞机,上厕所看帽子在学习,惊讶了:「帽哥真神人
    也,昨晚看了那么多实战题材,现在居然还能学习,难怪和我等凡人不同啊。」
      「想多了,我脚着我班上一个学霸妹子对我有好感,打算勾搭一下。」这就
    好像饿的时候什么都想买,吃饱了逛超市毫无购物欲。当你饥渴的时候,也会比
    较有想要勾搭妹子的想法。只不过帽子这个勾搭难度颇高,用胖儿东话讲:「你
    这不能叫勾搭,你又不想和人谈恋爱,又想和人上床,你这个应该叫——终极无
    敌宇宙螺旋撩妹儿。」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