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母上攻略】1.2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1:03   


      1。2
      老爸接了电话之后,连早饭都没吃完就匆匆忙忙的出去了,也不知道他在忙
    些什么。
      我的手机和笔记本都被没收了,只能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陆依依来。
    妹妹躺在沙发上另一侧,玩着手机,左腿翘在右腿上,光洁白嫩的小脚丫一晃一
    晃的,很是惬意。
      我琢磨着等会儿陆依依来了,这家伙在这儿不方便办事,便想将她哄骗出去。
      「那个……鬼脚七。」
      「干嘛?神经病。」
      几年前她扭了脚,走路一瘸一拐的,正好那段时间我刚看了黄飞鸿,就给她
    起了个鬼脚七的外号。一开始她挺抗拒这个外号的,但她抗拒她的,我叫我的,
    她也没办法,后来就欣然接受了,并送了我一个神经病的外号。
      坦白的说,这外号我觉着还有点喜欢,感觉挺符合我的气质。
      「你好不容易放假两天,怎么不跟同学出去玩啊?」
      「我好不容易放假两天,所以才要呆在家里。」
      「你出去玩会儿吧。」
      「我~ 不~ 」妹妹玩着手机,拖着长音说。
      我伸手攥住她那圆润可爱的肉乎乎脚拇指,轻轻摇晃着,哄道:「你出去玩
    会儿呗。」
      她被我抓着脚趾摇晃,也没反抗,只是不耐烦的说:「你烦死了,干嘛一直
    想我出去。」
      「我等会儿要复习功课,要写作业了。」我继续摇晃着。
      「你写你的,关我什么事儿。」妹妹用力将脚抽了回来。
      「你在家,干扰我学习。」
      「嚯~ !我有电磁辐射呀,还能干扰你学习。」
      「主要是你太讨厌了,我一想到你在家里,我就心烦意乱的,没心思学习了。」
      「边儿去。」妹妹用力踹了我一脚。
      我转到一旁,小声哼哼起了现编的打油诗:「一只鬼脚七,整天贱兮兮,赖
    在家里不肯走,真是惹人急。」
      妹妹也不生气,翘着小脚丫,一边玩手机一边哼唱道:「一个神经病,脑袋
    还挺硬,每天挨上三巴掌,有时还光腚。」
      我刚要回击,门铃声响,走过去开门,只见陆依依笑吟吟得站在门外。
      她今天打扮的很休闲,上身海蓝色的外套,下身白色九分裤,淡粉色运动鞋,
    肩上斜挎着书包;梳着一条麻花辫,空气刘海,椭圆的小脸蛋上化了淡淡的妆,
    充满了邻家女孩的天真气质。
      她比同级女生要高得多,几乎快要跟我持平了,但身形匀称,体态端庄,没
    有出现探监驼背的迹象。而且她的背影跟老妈有点像,以前来我家的时候,我经
    常偷拿老妈的衣服给她试穿,很合身,但就是穿不出老妈的气质,也许跟气场有
    关。
      陆依依的妈妈跟母亲大人是将近十年的老朋友了,从小就来我们家玩,我们
    俩也算是青梅竹马了,跟妹妹也很熟。
      「呦,我说你怎么一个劲儿想赶我出去呀,原来是有贵客要来呀。」妹妹伸
    手朝陆依依打招呼:「嗨~ !嫂子,好久不见。」
      陆依依被她开惯了玩笑,早就不会害羞了,笑吟吟的说:「北北在家呀,学
    校放假了?」
      「嗯。」妹妹点点头,然后扁着嘴,一脸委屈的告状:「我好不容易放两天
    假,他一个劲儿的想赶我出去,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居心。」
      「好了好了,别跟她废话了。」我推着陆依依的后背朝卧室走,她一边将书
    包从肩膀上拿下来,一边说:「你等一下,我上个厕所。」
      趁她去卫生间方便的空档,我凑到妹妹身边,压低了声音说:「我请你看电
    影,你去不去?」
      「没兴趣。」停了一下,妹妹眼睛滴溜溜一转:「不如直接给我两百块钱。」
      「我哪儿有这么多钱。」
      「你少来,把你那集邮册拿出来,随便拿一张都值个百八十快的。」
      「五十。」
      「两百。」
      「七十。」
      「两百。」
      「那算了。」我心说,给你两百,我都不如直接出去开房呢。
      「一百五。」妹妹见我不还价了,自己开始往下降了。
      「一百,你要就要,不要拉倒。」
      「再送一张电影票。」
      「行~ !」
      「再加一套儿童游戏。」
      「啊?你敲诈勒索啊?一百块钱加电影票加邮票,这都超过二百了。」
      「那你也可以直接给我二百。」
      我现在是着急上火,没工夫跟她斗智斗勇,一咬牙:「成~ !再加一套儿童
    游戏,回头给你。你现在赶紧走。」
      妹妹慢悠悠的起身,嘴里小声嘟囔:「这么着急赶我出去,肯定有鬼。」
      陆依依出来的时候,妹妹正好从外面关上大门。
      「唉?北北出去了?」
      「啊,她出去看电影了。」
      「哦,我还说好长时间没见面了,想跟她聊会儿天呢。」陆依依表情有些失
    望。
      我不耐烦的说:「哎呀,跟她有什么好聊的,一个讨厌鬼。」说完,我搂着
    她的肩膀往我的卧室里走。陆依依顺手拿上书包,蹙眉说:「你干嘛,着急忙慌
    的。」
      我将她推到屋里,脚后跟关上房门,然后搓着手,笑嘻嘻的看着她。她似乎
    是猜到了我的心思,小脸一红,啐道:「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还说什么一起学
    习。」
      「先办正经事儿,然后再学习。」
      我上前搂住她,顺势压倒在了床上,嘴巴朝着她那樱花瓣似的薄唇上凑了过
    去。她将手抵在我的脸上,用力推开,挣扎着坐在了起来,表情严肃的说:「我
    跟你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了。」
      我像只无尾熊似的,缠在她背后,双手从她腋下穿过,轻轻搂住,嘴巴一下
    一下的亲着那犹如天鹅般修长的雪白脖颈,嘟囔着问道:「什么不能再这样了?
    哪样啊?」
      「哎呀~ !你怎么这么烦人,跟你说正经事儿呢。」陆依依挣扎着将我推开。
      「现在最重要是就是上床肏屄。」我急吼吼的又凑了上去。
      陆依依闪躲开来,抓起书包朝我头上用力砸了两下,气恼道:「你能不能老
    实一点。」
      我摸着脑袋,一脸委屈的说:「我很老实呀,你看我的手都没有摸你。」见
    她一脸不悦,便收起了嬉皮笑脸,坐正了身子,问道:「到底什么事儿,你说吧。」
      陆依依坐在床边,说:「我妈昨天狠狠地骂了我一顿。」
      「啊?为什么呀?你妈不是不反对咱俩谈恋爱嘛。」
      她低着头,犹豫了片刻,说:「我妈问我,咱们俩是不是那个了。」
      「哪个呀?」
      陆依依知道我在明知故问,抓起床头的抱枕,砸在了我的脸上,我赶忙赔笑:
    「知道了知道了,原来是那个呀。可……不是……你妈怎么知道的?你跟你妈说
    的?」
      她扭头瞪着我:「是你妈在微信里跟我妈说的。我正想问你呢,你妈是怎么
    知道的?」
      我有些心虚的挠了挠头:「是呀,我妈是怎么知道的呢?应该不会呀……」
    我猛地指向她:「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有什么地方被她瞧出来了。」
      「我有什么地方能被她瞧出来的。」她满脸狐疑的望着我:「不是你说的?」
      「我又不是笨蛋,我跟我妈说这事儿干什么?」
      「那你昨天是怎么跟你妈解释的?」
      「我说……嗯……」我沉吟片刻,反问道:「你怎么跟你妈解释的?」
      「我妈问我,咱们俩在储物室里干什么。我说,你想亲我,我不让。」
      「嘿~ !你这锅扣得,明明是你亲我。」
      「是你让我亲你的!」
      陆依依急了,两眼一瞪,伸手拽我耳朵,我疼的哎呦大叫,连声说道:「是
    我是我,都是我的错。你你你放手,疼疼疼!」
      陆依依放开我的耳朵,问道:「你到底是怎么跟你妈说的?」
      「我说……我们在玩捉迷藏。」
      「你傻呀,哪儿有高三学生还玩捉迷藏的,你妈会信才怪。」陆依依再度拿
    起抱枕,用力砸我的脸。
      「那我还能怎么说,总不能说你想亲我吧。显得你跟个女流氓似的。」
      「你才是女流氓呢。不是,你就是个流氓。」
      「然后呢?然后你妈怎么说你的?」我问道。
      「我妈就骂了我一顿,其他的也没说啥。」
      我拍手笑道:「你看,这不就对了。是她们俩以前老把我们往一块儿撮合的,
    还总取笑咱们俩是小两口儿。小两口儿哪儿有不上床的,咱们俩这年纪,放到古
    代早就当爹当妈了。我估计她们早就有心理准备了,肏屄是迟早的事儿。」
      陆依依眉头一蹙,嫌弃的说:「你能不能不说脏话。」
      「你光说我,你前两天还『操我妈』呢。」
      陆依依急了,插着腰说:「是你先『操我妈』的。」
      「你可别凭空污人清白啊,我什么时候操你妈了?」
      她脸胀的通红,拿起抱枕朝我头上一连猛砸了十来下,我一边抬胳膊格挡,
    一边说:「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陆依依停了下来,娇挺的胸部一起一伏,喘着粗气,狠狠的瞪着我:「你要
    再这样,我……我就告你妈说。」
      「你这还没过门呢,就想跟婆婆告状,将来结婚了小心我给你小鞋穿。」
      她白了我一眼:「别臭美,要不要跟你结婚还不一定呢。」
      我微微一笑:「不结更好。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我还不想被你拴住呢。」
      「你说什么?」陆依依气鼓鼓的瞪着我。
      「不是你说的,要不要结婚还不一定呢。」
      陆依依忽然眼圈一红,拿起书包转身就走。
      我连忙上前拉住她的小手,赔礼道歉:「我开玩笑呢,我开玩笑呢。结结结,
    怎么能不结婚呢。咱们俩是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造地设的一对
    儿。咱俩要不结婚,月老都得给气出脑血栓来。」
      陆依依强绷了片刻,忍不住噗嗤一笑,眼角挂着泪珠,训斥道:「你能不能
    有点正行,一天到晚油腔滑调的,跟街边无赖混混儿似的。」
      我嘀咕着:「你这说话越来越像我妈了。」
      陆依依笑着说:「那你还不叫妈?」
      我毫不犹豫,张嘴就来:「妈。」
      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拿着书包朝书桌走去,低声说着:「真是没脸没皮。」
      我现在憋得实在厉害,都快上脑了,像只哈巴狗似追在她屁股后面,舔着脸
    说:「妈,咱们肏完了再学习吧。」
      「你……」陆依依扭头瞪着我,气的大声质问道:「你到底学不学?你要不
    学我就走了啊。」
      「学学学,这就学。」我见她作势要走,赶紧拉住她。她走了我怎么办,这
    时候决不能让她走,先稳住再说。
      陆依依斜瞪了我一眼,坐到书桌前掏出学习资料,催促道:「你快点。」
      无奈,我只能坐下来跟她一起学习,心里却像是猫抓似的,浑身上下不得劲
    儿。再加上凑得那么近,她身上传来的温度,以及头发上那淡淡的洗发水香味,
    让我愈发难以自控,身体里就跟有一团火似的,裤裆里的肉棒翘得老高,又硬又
    烫。
      虽然陆依依老逼着我学习,但实际上我比她的成绩要好,每次一块儿写作业,
    她还得向我请教。我们俩的脑袋凑在一起,我一边跟她讲题,右手不老实的摸到
    了她的腰上,隔着衣服感受着少女肌肤的细腻与弹性,脑海里想象着将她扒光了
    衣服,扔到床上埋头打桩的画面。
      陆依依倒也没有阻止我,就跟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在认真的听我讲题。
    摸了一会儿,我觉着不过瘾,手往下滑,从她的衣服下摆处钻了进去,只觉得暖
    烘烘的,入手一片柔滑,忍住轻轻地捏了一把。
      可惜的是我还没来得及享受,她就二话没说,用笔尖在另外一只手上用力一
    刺,我疼的『哎呦』一声,赶紧把咸猪手从她衣服了拿了出来。
      我可怜巴巴的看着陆依依,她瞪着我瞧了片刻,不知为何,突然笑了出来,
    但也就在此时,『噗』的一声,她没忍住,放了一个屁出来。
      场面一度很尴尬,陆依依的小脸绯红,我笑着问她:「你刚才说什么?」
      「我……我说什么了?」
      「就是刚才。」我一本正经地说:「你说什么?『噗』?」
      陆依依这才发现我是在取笑她,脸颊更红了,气急败坏地说:「我说我爱你。」
      「啊?」我故作惊讶的笑道:「你爱我就跟放屁一样啊?」
      她恼羞成怒,拿起笔在我手上很扎了几下,我疼的『哎呦』乱叫,连连闪躲。
      「跟你就没法好好学习,我要回去了。」陆依依收拾书包,打算回家。
      胡闹了半天,我这儿正事儿还没解决呢,哪儿能轻易就这么让她走了。我从
    后面搂住她,将脸贴在她耳朵后按,呼呼吹着热气,低声呢喃道:「好依依,乖
    宝宝,哥哥想你想的受不了啦。」
      陆依依停止了收拾,扭头说道:「你讨厌~ !你放手。」
      「不放。」
      「你放不放?」
      「我就不放。」
      「你……」
      陆依依用力想要将我环抱在一起的双手分开,但她那四两劲儿,怎么能掰的
    动我的手。我实在憋得有些上火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她不注意,将她往前
    一推,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去解开她的裤子。
      陆依依被我压着后背,上身前倾,双手撑着书桌,挣扎着想要起身,但无论
    怎么扭动都无法挣脱我的束缚。毕竟不是第一次脱她的裤子了,也算轻车熟路,
    两三下就解开了系绳,紧接着连同内裤一起扒了下来,露出圆润雪白的屁股,因
    为姿势的缘故,显得格外的挺翘。
      我只觉着喉咙发干,咽了一口口水,将自己的裤子往下一褪,坚硬如铁的大
    肉棒瞬间弹了出来。
      「你……你想干什么?」陆依依显得有些慌张。
      「干你呀。」
      「你要敢硬来,我就告你妈去。哎呀~ !你等等!」
      就在她说话的同时,我已经将肉棒挺到了蜜穴外,硕大的龟头紧贴着粉嫩如
    瓣的阴唇,我惊喜的发现,她腿心柔软的凸起处早已是湿淋淋泥泞不堪了。
      「都湿成这样了,还装。」我贴在她耳边,笑嘻嘻的嘲笑着。
      陆依依已经红到脖子后面去了,贝齿轻咬下唇,轻轻喘息着,看来是知道挣
    扎徒劳,已经放弃反抗了。
      我实在忍耐不住了,一手扶着肉棒,龟头在阴唇上滑动两下,然后对准穴口,
    用力一挺,犹如挤开一团凝脂软肉,直接顶进穴底花心处,舒爽感瞬间席卷全身。
      「嗯~ !」
      陆依依身子一挺,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吟。我现在浴火焚身,顾不得怜香惜玉,
    挺着腰杆狂抽猛抽,不但次次到底,对着子宫花心也是一通狠揉。
      我没跟别的女生做过,不知道她们对我的评价如何,但通过观察,我对自己
    的鸡巴还是有些自信的,反正每次进去都能把小穴撑的满满的,干两下就能让她
    娇喘连连,呻吟不止。
      陆依依双手撑着书桌,每次屁股被我撞击,纤柔的身子都会轻轻颤抖一下。
    由于裤子只褪到大腿根处,双腿没办法分的太开,蜜缝夹的格外的紧,穴内嫩肉
    紧裹棒身,爽的我欲火愈发旺盛,勃胀到了极点。
      「你……嗯……你轻点……啊……别……用力呀……」
      陆依依脖颈处雪白的肌肤已经染成了粉红色,整个人随着我的抽插前后耸动
    着,嘴里哼哼唧唧,嘤咛浅吟之声不绝于耳。
      我站在她的身后,如饥似渴的疯狂肏弄着,两手从上衣外套下摆处伸了进去,
    顺着光滑的曲线不住上游,直摸到胸前两团软肉处,隔着小背心的布料都能感觉
    到两粒樱核般的乳头已经坚挺翘立,忍不住轻轻地用力一捏,换来一声梦呓般的
    娇吟。
      陆依依被插的前后晃动,因为身高原因,脚跟被迫离地,两条纤细美腿轻轻
    颤抖,双手紧抓书桌边缘,身体紧绷,脖颈扬起,呻吟喘息之声,连绵不绝。我
    想要将她的衣服脱去,却又不愿停下肉棒抽插,干脆就这么隔着小背心胡乱揉搓
    着少女稚嫩青涩的胸脯,下身狂挺不止。
      可能是太长时间没有做了,肏弄了一会儿之后,竟然隐隐有了射意。我连忙
    停了下来,稳住心神,趁着机会将她的上衣外套脱掉,好好玩弄她胸前的两团软
    肉。
      「腿……腿麻了……」陆依依得了片刻喘息之机,脚尖点地,微微颤抖着。
      这姿势倒是过瘾,但真的不是很方便,尤其是在她不配合的情况下,挺影响
    发挥的。我搂着她的小细腰,慢慢向床边移动,肉棒仍旧插在穴中,每走一步,
    都能清晰地感觉到肉穴的挤压裹揉。
      我将她放在床上,将她的运动鞋脱了下来,抓起两只穿着淡黄色船型棉袜的
    小脚丫,将脸埋进小巧可爱的脚掌里,深深地吸了一口,微酸的汗味,不臭,但
    格外的刺激嗅觉,下体肉棒不由得颤了一颤。
      「变态。」陆依依脸颊羞红,用力将脚丫从我手里抽了出来。
      我伸手要去脱她裤子,可能是木已成舟,也可能是她真的想要了,陆依依放
    弃了挣扎,伸手把我胳膊打到了一边,自己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见我
    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那光洁溜溜的下体,又觉不好意思,抓起薄被盖在了身上,只
    露出小脑袋,羞答答的瞧着我。
      我哪儿受得了这份刺激,麻溜的钻进了被窝,捞起一条细腿扛在肩上,挺腰
    前冲,挤开紧致肉缝,再次将肉棒送进了小穴深处。
      「嗯~ !」
      陆依依纤腰挺起,喉咙里发出一阵颤颤的呻吟声。我搂着她的纤细美腿疯狂
    抽插,肏的她前后晃动,双手胡乱抓楸棉被。
      「你……慢点……嗯……啊……有点疼……」
      「水这么多还疼?这都快水漫金山了。」
      陆依依哼哼唧唧呻吟不止,但仍旧不忘抓起手边的抱枕,朝我丢了过来。我
    故作惊怒,眉头一竖,喝道:「大胆刁妇,竟敢袭击本官。大刑伺候!」
      说罢,我加大了抽插力道,次次到底,龟头频繁而有力的撞击着娇嫩的子宫
    花心,刹那间,淫水四溅,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啊~ !你疯啦……啊……呀……你疯啦……这么用力……啊……干什么
    ……」
      陆依依属于瘦弱型的女生,别看长的挺高,但蜜穴却极为浅窄,平时插到底
    还要留出一截在外,这会儿用力过猛,竟好像全都送了进去,贴肉紧摩,好不畅
    快。
      疯狂肏弄了几十下,陆依依忽然想起了什么,仰头说道:「等……等一下
    ……停……啊……啊呀……停下……」
      停是不可能停的,我一边肏一边问:「干什么?」
      「你……啊……你忘了……戴那个……嗯……」
      我这才想起来,刚才太过猴急,忘了戴套子了。同时老妈的警告在耳边回响,
    不禁心肝儿一颤,但现在箭在弦上,哪儿有做到一半抽出来戴套子的。
      「下次,下次一定。」
      「唉呀……不行……啊……咱们……咱们约好的……」
      陆依依挣扎着想要起来,我干脆将她另外一条细腿也给抱了起来,扛在肩头,
    用力下沉,压在了她的胸口上,挺动腰臀,哐哐一通猛肏.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嗯呀……要死啦……」
      呻吟声急促而颤抖,双手死死抓住我的胳膊,蜜穴包裹着肉棒,拼命挤压。
    我感觉她快要到了,便也不想忍耐,疯狂挺动几下,突觉肉穴痉挛,陆依依仰头
    一声长吟,一手抓着我的手腕,一手死死攥住枕头边缘。
      紧接着,一股黏滑蜜液自花心内涌出,灌满穴腔。我只觉着龟头滚烫,脊椎
    一麻,用力一挺,龟头紧顶花心,一股股浓白精液喷涌而出,舒爽快感犹如升天。
      僵持了片刻,我身子一斜,肉棒脱离蜜穴,倒在了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
    气。陆依依更加不济,小口微张,表情呆滞,整个人微微颤抖着,过了将近五分
    钟才渐渐平息下来,然后绵软无力的爬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我不放心,追了上去,见她进了卫生间,打开淋浴小心翼翼的清洗下体。我
    忽然觉着有些内疚,走过去,柔声说:「要我帮忙吗?
      陆依依绷着脸,调转花洒,对准我下面喷水,结果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
    「先把你自己洗干净了吧。」
      「一起洗一起洗。」
      我迈腿钻到了浴缸里,和她肉贴肉的挤在了一起。陆依依推了我一下,让我
    滚出去,我赶忙抱住她,连声说:「别闹,别闹,滑。小心摔倒了。啊……哇啊
    ……」
      趁我张嘴说话的时候,陆依依举起花洒,对着我的脸一顿喷水,灌了我一个
    满腔满口,算是报了刚才的仇。
      打打闹闹,欢声笑语,好不容易结束了鸳鸯浴,陆依依光着身子,点着脚尖
    跑回了卧室,我跟在后面,看着她颤颤的小屁股,欲火又起。
      进屋之后,我见她钻进了被窝里,便也掀开薄被挤了进去,顺势将她搂在了
    怀里。两人刚洗了澡,肉贴着肉,感觉光溜溜的,还有着一股子香味儿。我把左
    腿搭在她的身上,埋头在稚嫩的酥胸之上,张嘴叼住樱核般的粉嫩乳头,又吸又
    吮。
      陆依依被我搞的格格直笑,伸手拍着我的脑袋:「你干嘛呀,我又不是你妈。」
      她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她身上爬了起来,翻身下床,伸手想要
    将她一同拉起。陆依依不明所以:「你干嘛呀?」
      「你过来,你过来。」我用力将她拽了起来。
      「我没穿衣服。」她双手扯着被子,想要挡住自己的裸体。
      「哎呀,就是带你去穿衣服。」
      「啊?」陆依依估计是猜到我想干什么了,皱着眉说:「你……又让我穿你
    妈的衣服呀。」
      「你别问,你过来就知道了。」
      「等会儿你家人回来了怎么办,多丢人呀。」陆依依不肯就范,使劲想要将
    我往回拽,最后干脆抓住房门边缘,死活不肯出去。
      实在没办法了,我让她等着,然后光着身子跑到父母卧室里,打开衣橱,挑
    了几件老妈的衣服,又轻车熟路的拉开抽屉,在黑丝裤袜和肉丝裤袜之间犹豫了
    半天,选择了黑丝,最后拎起一双黑色高跟鞋,颠儿颠儿的回到了卧室。
      「我不穿,你干嘛总让我穿你妈的衣服呀。」陆依依嘟着嘴,闹起了别扭。
      「你……你就穿一下嘛,你穿我妈的衣服特漂亮,我就喜欢你穿丝袜的样子。」
    我舔着脸,哄劝着。
      「我要回去了,等会儿你家人要是回来了,那我还活不活了。」陆依依坐在
    床边,拿起自己的衣服准备穿上,我虚跪在她身边,抱着她的纤纤细腿,委屈巴
    巴的哀求道:「好依依,你就穿一下嘛,你是我的女神。」
      「哎~ 呀~ !你真讨厌!你……你不会是暗恋你妈吧?」陆依依眉头紧皱,
    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你说什么呢,那是我妈,我能对我妈有意思吗?」我坦白了说:「我妈是
    好看,但我又不是个变态。我……我就觉着,我妈的衣服都挺好看的,又又…
    …又贵,你又买不起,所以我借来让你穿一下,把你打扮的美美的,然后……然
    后……然后美美的。」
      陆依依上过好几次当了,这回不吃这套了,瞪着我说:「你少来,你就是想
    让我穿你妈的衣服,然后跟我那个。你就是个变态。」
      「我怎么能是变态呢!我……那这样吧,咱们去你家,穿你妈的衣服,怎么
    样?哎呀~ !」我话没说完,脑袋上就挨了一拳。
      虽然陆依依百般不愿,但在我孜孜不倦的哄骗之下,最终还是不情不愿的同
    意了。她先穿上白色衬衣,然后坐在床边,套上黑色连裤袜,穿起了黑色直筒裙
    以及黑色掐腰短西服,最后将黑丝小脚踩进了黑色尖头高跟鞋里。
      虽然嘴上一直说着不要,但穿上老妈的衣服之后,显得很开心,在我面前转
    了一圈,笑吟吟得说:「怎么样,好看吗?」
      陆依依的身材跟老妈有些像,老妈的衣服她穿着不肥不瘦正正好,尤其是那
    条黑色连裤丝袜,她的腿本来就又长又细,穿上黑丝,踩上高跟之后,臀部收缩,
    曲线更加柔顺优美,两条腿显得的修长性感。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胸部不够大,撑不起来,屁股缺乏肉感,总来说,就是
    没有老妈的丰腴美感,毕竟还是个小女生,少了些妇人独有的迷人韵味。
      但是聊胜于无,我连连点头,说着好看,然后跪坐在地上,抱住她的黑丝美
    腿,用手轻轻地抚摸了起来,那又光又滑、凉飕飕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叫妈。」陆依依笑嘻嘻的说道。
      「妈。」我毫不犹豫的喊道。
      「乖啦乖啦,儿子乖。」
      她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顶,而我则摸着她的黑色美腿。不知怎么的,我的脑
    海里并没有出现母亲的身影,反而想到了陆依依的妈妈。胯下肉棒再度翘起,我
    实在忍不住了,将她掀翻在了床上,两腿分开,骑跨在她的身上,将手伸进直筒
    裙内,隔着黑丝裤袜,揉着白皙肥美的阴阜,脑袋则伸到了她的脖颈处,像只哈
    巴狗似的,又亲又舔。
      「你干嘛,我是你妈~ !」陆依依玩嗨了,假装挣扎,嘴上却格格娇笑。
      我自然乐得配合,一边亲,一边气喘吁吁地嘟哝着:「儿子忍不住了,妈,
    你行行好,让儿子肏一下吧。」
      「不行的,我们真的不行的。」
      「妈,你就让我肏一下吧。」
      就在话说出口的同一时间,房门被人推开,我吓得一个激灵,抬头望去,只
    见一名同样身着浅灰色职场西服筒裙、黑色丝袜高跟鞋的大美女站在房门外,一
    手抓着门柄,檀口微张,妙目圆睁,一脸惊愕的望着我们。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