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玩母计划通】3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42   


      ……
      结果昨晚玩得比第一次迷奸妈妈的时候更过分,足足在妈妈身上发泄了4 次,
    在妈妈的小穴里泄了两发,用妈妈紧实的白丝腿撸了一发后,都已经是半夜两点
    半了,想着要不就这么收场了,可收拾的时候看着侧躺着的妈妈白丝腿上的精液
    顺着留下,白嫩的大屁股底下散发着淫靡的气味,控制不住又扑上去来了一发。
      所以今早九点被叫醒的时候,感觉全身像被麻醉一样的无力,真是所谓的没
    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爬起来,看着客厅里看着电视节
    目的津津有味的妈妈,毫无倦怠之感,我就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妈,今天我要去跟阿阳看漫展哦。」
      「漫展是什么?」妈妈不解地问。果然不同年龄段是有代沟的。
      我只好简单地解释一下,「就是动漫节一类的。」
      「多大人了还看动漫,真是……」妈妈又一次发出了熟悉的吐槽,「早去早
    回啊,晚上还想给你做好吃的呢。」
      「啊……那我晚饭前应该回得来。」妈妈一片好心,也不能够浪费嘛。果然
    听到我这么说,妈妈露出了开心的表情点了点头。
      九月的南方气温依然火热,甚至高过了盛夏。加上今天是星期天,人山人海,
    我和阿阳一走出地铁站,就被扑面而来的热浪袭倒,巴不得转头回地铁站纳凉。
      阿阳像旅游地的导购一样说:「来都来了。」也只好无可奈何地前进……
      结果漫展并没有预期的精彩,服化道具,会场陈列,处处都充斥着没钱。尽
    管是在市内一个宽阔的会馆,参加人数也众多,内容质量却不是那么高。所以游
    玩的时间也比预期早了不少,大概在下午两点左右就逛完了。
      回去的路上,我和安阳一来一回地吐槽。
      「这些coser ……我真的是服了,这脸都能上我也能上。」
      阿阳一个咋舌:「哎呀有球看就不错了。不过这服装也太垃圾了,就不能买
    点质量好的。」
      「还有那些卖周边的,什么破玩意儿还卖这么贵。」
      「唉,早知道还不如在家看片。」
      「你最近又在看啥。」
      阿阳疑惑了一下,「等一下,你说的片是正常的还是不正常的。」
      「两者都在问啊。」
      「上次你不是推荐我那个【普通攻击是二连的妈妈】嘛我看了,有点垃圾啊。」
      「那个……是有点烂片,但是看的就是这个题材嘛。」毕竟阿阳也是个母控,
    我突然想起了昨晚穿着白丝的妈妈扳开双腿的场景,胯下不禁有了一点反应。这
    说不定是个机会呢?
      阿阳继续说道:「就算是这个题材也很垃圾吧。画个年轻的女的就硬说妈。」
      「哈哈看来你还是喜欢三四十的。」
      「唉你别这么大声啊。」阿阳不好意思地望了望周围,这一节地铁线路人流
    很少,我们的车厢里根本就没其他人。
      我试探性地问到:「既然都说到这里了,你最近在你妈那儿有啥新进展?」
      阿阳却面露难色地沉默了。」怎么?出啥事儿了。」」也没啥事,就是感觉
    最近我妈有点不一样,春光满面的。「阿阳又看了看周围,凑到我耳边,」以前
    我们不是翻我妈衣柜你也看见了吧,都是些老款。最近我看她居然还买了些比较
    鲜艳的颜色,而且你知道我妈根本不打扮,最近居然打扮起来了。我感觉是不是
    ……」」这能说明啥,还不许阿姨打扮打扮咯。「我是真的没觉得有什么可奇怪
    的。」反正我觉得不对劲。「」那要不我下次也去你家,我们一起找找有什么线
    索。」提出这个提议并不是我的一时兴起,而是来源于一个我突然想到的计划。」
    行啊行啊,我妈还说下周请你们吃饭呢。「阿阳一口答应。
      总算回到家,敲门没有反应,大概是妈妈不在?我只好拿起钥匙打开房门。
    今天外面的气温在35度以上,我的短袖早就打湿- 晒干反复循环了好多次,走进
    家里空调的凉爽空气让我感觉」啊……」地一下解脱了。
      诶?原来妈妈在啊,不然按照妈妈节俭的个性是不会让空调开着浪费电的。」
    妈你在睡觉。」我往妈妈的卧室喊了一声,回应我的是妈妈慵懒的声音,」嗯…
    …有点困刚才睡了一会儿……你这么早就回来了啊。「」唉漫展不是很好看,我
    先去洗澡了太热了!「说罢我直奔卫生间。
      因为郊区,建筑条件本来也有点简陋,尤其是热水器,卫生间的喷头开关冷
    热温度总是控制不好,经常要调节外面热水器上的按钮。」妈你帮我热水器调冷
    一点行不行。」我又像往常一样喊道,房间本来就不大,妈妈很容易就会听到。」
    妈你调了没啊。「我见喊了几声都没什么反应,蹲下顺着卫生间门下方的透气扇
    叶看出去,妈妈终于慢慢走了过来,嘀咕地说了句」哎呀你自己出来调不就是了。
    「而让我震惊的是此时妈妈的姿态。
      因为扇叶很低,我只能看见妈妈的下身,而此时妈妈的下半身竟然只穿了一
    条三角内裤,小腹微微隆起,茂盛的阴毛从内裤边缘透出。我一时看呆了,反应
    不过来这是什么情况。」现在温度好了没。」」再冷一点。「我完全无心感受水
    温,只想让此刻停留得更久一点。
      妈妈在自慰?想到这一点,我心跳得砰砰响。我从未撞见过自己母亲的自慰,
    也许妈妈确实有自慰的习惯,也许是在我睡着之后,也许是在自己洗澡的时候。
    但是这一次太明显了。妈妈以为我下午至少五六点才回来,而我提前回来打乱了
    她的计划,只好在房间偷偷解决。至于为什么妈妈偏偏今天下午就想着自慰,我
    想起了昨晚妈妈的高潮。
      对了,这样一来就解释得通了,妈妈在睡梦中被我那样玩弄,醒来一定还是
    有所感觉,而我一带了套子,二又对妈妈的小穴清理得比较完善,妈妈自然是怀
    疑不到那上边去,只能认为自己是做了场春梦,久未经事的身体却记住了那强烈
    的快感,于是趁着儿子下午出门不在,自己在家解决。否则,连膝盖以上的裙子
    都没有的妈妈,怎么会从卧室出来却只穿了一条内裤。
      原来如此!
      调好水温,看着妈妈转身离去,小内裤包裹着浑圆的白嫩屁股。尽管昨天已
    经射了4 次,我禁不住又在卫生间里发泄出了自己的子孙。
      受了这件事的启发,那之后的一周,我都在想一个问题:既然妈妈是有欲望
    的,有没有可能引诱到妈妈?但是理智告诉我这不可行,哪怕是出轨,道德束缚
    都远远小过跟自己的亲儿子乱伦。如果妈妈真的有那方面的需求,她大可以这样
    做,何况妈妈作为单身女人,根本不算什么出轨,但妈妈并没有这样做的迹象。
    作为跟妈妈相处了十几年的我,明白这次的事情更多应该是一个偶然,只是我在
    妈妈昏睡中过激的玩弄让妈妈的身体暂时记住了这种感觉而已。我想起来曾经对
    妈妈展开的各种骚扰,化装成微信小号,没说两句话被直接拉黑,日常的身体接
    触,被严格控制在正常亲子的范围内,裸露身体,厕所不关门,直接被妈妈呵斥
    教训。正是这些失败让我意识到,妈妈这样离异十多年坚强地走过来的女人,早
    就有了自己的一套牢固的观念,不可能像网上所说的那样,被自以为高明实则拙
    劣的技巧所勾引。
      这也是我选择迷奸的原因,我的能力也许不能够让妈妈对我敞开怀抱,但是
    我可以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占有她,既满足了我邪恶的欲望,又维持了妈妈的尊
    严,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在这些反复的胡思乱想之中又到了周末,这周六是之前说好的去安阳家里吃
    饭。
      杨阿姨的厨艺比妈妈更胜一筹,饭后,妈妈们兴致勃勃地交流起了做菜,而
    我和阿阳则在一边打起了农药。妈妈们的话题不知道怎么的又提到了我们。
      杨阿姨一脸无奈地说,「看这两个家伙又在玩游戏,真不知道怎么办。」
      「哈哈没关系的你们家阿阳成绩挺好的啊。」
      这倒是事实,别看这样,我和阿阳都是重点班出身,成绩目前也是维持在重
    本的水平,虽然不说很厉害,但绝对是大人心里比较踏实的类型。
      然后妈妈一个起身,」走,杨姐,我们去散个步,让他们玩会儿吧。「等他
    们走后,我才开始跟阿阳说起之前的事情。
      「我确实觉得你妈好像变漂亮了一点啊。」杨阿姨往日主要是搭配很烂,显
    老,而现在的款式颜色都更加简洁好看了,原本就还可以的身体也被隐隐衬托出
    来,那双巨乳随着走路还会微微摇晃,看的我一硬一硬的。
      阿阳随即带着我走进杨阿姨的卧室,这是我不知道多少次踏进这个房间了,
    房间里被收拾得井然有序,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阿阳毫不客气地把衣柜抽屉打开,杨阿姨的内衣裤整整齐齐地叠放在里面。」
    卧槽,还真鲜艳,以前不是一般都是什么黑白灰色吗。「眼前的抽屉里增添了不
    少的新色彩,粉色,水蓝色……我坏笑地说:」看来你妈的第二春到了哦。还不
    赶紧利用起来。「」我倒是想。我妈该不会是在外面有什么情况了吧。「」欸阿
    阳,我问你,你到底想不想上你妈。「我故作无心地一说阿阳笑了一下,想都没
    想就回答道:」这还用问。「」那我可以帮你。「我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药片。
      阿阳一瞬间睁大了眼睛,接着略带警惕地问:「这是什么?」」我最近才找
    到的。我在自己身上试过是有用。「我把药的效果一五一十地将给阿阳听,」你
    要是不信你可以自己吃了试试,我们这关系我总不会用药毒死你。「」让我想想。
    「阿阳沉默了一阵,毕竟事做这种事,思想斗争也是很正常的。我耐心地等待着。」
    那你是不是已经给你妈用过了……」阿阳突然说。
      我决定还是先保密,对不起了阿阳。「才拿到没多久,你想我们又只有周日
    一天休息。我都还没来得及找到机会。」
      阿阳点点头,「那你想今天。」」你要想那就今天给杨阿姨用,当然也不是
    白给你……」
      「这个我还是知道的,你小子才没这么好心。你的意思不就是想今天分你一
    块肉吗。「我笑道:「那你自己决定吧,我反正不急「安阳又一次陷入了思考,
    但是眼睛盯着杨阿姨的衣物,心一横地说到:」不管了,干!你知道怎么下药你
    来弄,我妈让你碰。但是你一定保证万无一失啊。「「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兄弟。」
      过了一会儿,妈妈他们散步回来了,妈妈嘱咐了我两句就直接回家了。所以
    现在阿阳的家里就剩下了杨阿姨,和两个怀揣着邪恶计划的少年。
      在我的引导下,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大概九点多,杨阿姨已经顺利入睡。我
    和阿阳则从他的房间走出来,蹑手蹑脚地走进杨阿姨的房间。
      阿阳轻声问:」现在就好了。」」别急,还要菊花打个水。「」卧槽你在哪
    里学到这么多花样。「我轻轻掀开被子,杨阿姨侧躺的身姿引入眼帘,杨阿姨穿
    着一套白色薄睡衣,内裤在突出的臀部勾勒出线条,我轻轻拉下睡裤,原来是米
    色的内裤啊。从内裤底部扳开一点,打进药水。
      阿阳全程都看呆了,一动不动地站在床边任由我操作。
      「小哲,现在没问题了吗?」
      「再等等,一般大概再有十五分钟就差不多了。看把你急的哈哈。不过你现
    在摸两下没什么问题「阿阳听完马上就开始了行动。走到床尾抚摸着杨阿姨的脚
    丫。
      「哈,我还以为啥呢。一来就摸你妈的脚啊。' 阿阳看起来兴奋极了,一边
    摸着杨阿姨的脚一边说到:」早就想摸了,我妈虽然脚挺大的但是足型真好看。
    啊……」他竟然直接跪在床尾含住了杨阿姨的右脚脚趾。」杨阿姨腿确实好,比
    我妈腿长。「」下次试试你妈吧,阿姨不比我妈差。「阿阳一边吸着自己母亲的
    脚趾一边说到。」那可得不行,你可别忘了药也是我找到的。「我哼了一声不以
    为然地说道。毕竟目前来讲我还是没有把我妈送出去的念头。
      阿阳也没在意,」真是小气。不过能上我妈都已经不错了,我也不奢望啥。
    啊……老妈你这臭脚真美「我走到床边也抓住一只杨阿姨的脚慢慢亲吻起来,」
    你可别胡说,你妈的脚哪儿臭啦。香香的呢。「」哈哈你小子可别吐槽了。现在
    时间差不多了吧。我靠她都打起鼾来了」
      我点点头,示意阿阳帮忙把杨阿姨托起来,然后伸手向下直接拉下了杨阿姨
    的睡裤。
      「哎哎,别脱内裤了吧。」
      「不脱怎么玩。」
      「我想试试扒开内裤到一边就干呢。「阿阳忍不住都开始伸手揉捏起杨阿姨
    的大腿根部。」等会可是要回归原样的,你把你妈内裤搞脏了,他要是发现了不
    打死你。「」唉,好吧。「」现在你想怎么玩。「杨阿姨已经被我摆成双腿大开
    的姿势平躺在床上。我细细地打量着杨阿姨熟睡的面容,这女人并不算好看,北
    方人常见的大脸颊,五官都比较大,嘴唇也偏厚,不过一头及腰的黑亮的秀发却
    很漂亮,此时已经略显凌乱地散开,上半身的睡衣包裹着丰满的身材,下半身则
    完全裸露,小腹上的赘肉倒也不算太多,阴部颜色也比较深但是却很肥厚,又长
    又紧实有肉的双腿无力地摊开,和我妈比起来,杨阿姨的美脚更加有肉结实,足
    弓也很高,显得极为诱惑。只是这粗犷的鼾声略显煞风景。
      阿阳兴奋地直喘,」衣服脱了吧!我想先看看我妈奶子。「话还没说完,已
    经伸手开始解杨阿姨的睡衣扣子了,随着扣子的减少,杨阿姨的整个双乳跳了出
    来。
      哇……我跟阿阳都发出了同样的感叹,和我妈小巧的乳房完全不一样,杨阿
    姨的乳房可以用壮观来形容,我妈的小乳房平躺着只能看到微微的隆起,而杨阿
    姨平躺着奶子依然高耸。一手根本无法掌握,而且大小恰到好处的乳晕颜色不同
    于我妈偏褐色,而是深红色,光是这一对巨奶就散发着强烈的母性和淫气。」你
    妈这奶子吃什么长大的。「我羡慕地说。」哈哈,太爽了!「阿阳直接铺在自己
    母亲的的身上,揉捏吸吮着从前哺育过自己的巨大乳房。阿阳体格比我更大,而
    且因为常运动的关系比较健壮。杨阿姨本身就高挑的身材对比之下也显得那么娇
    小。」啊……妈你奶子好大啊……大得都垂下来了「感觉阿阳倒是比我第一次的
    时候放得开,想必这对母亲的欲望也是积攒了很久吧。我自然也没闲着,一边欣
    赏着这母子性戏,一边揉捏着杨阿姨白皙的大腿,将一只腿屈起来,将早已勃起
    的肉棒放在膝盖窝缓缓磨擦起来。
      「你妈这身体真是天生用来给人玩的啊。胸大腿长,你爸有福气。」我享受
    着杨阿姨柔软的大腿,感叹道。
      阿阳那边把杨阿姨的乳头都玩立起来了,一边用舌头拨弄挑逗着一边说道:
    「我爸多久没理她了吧,这半年多都在外面。啊……我妈这奶子绝对可以乳交啊。」
    阿阳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坐在他妈妈的身上,捧起两个肉球,用生母的乳房磨擦
    起自己的肉棒来。
      从小看到大的那个熟悉的杨阿姨,瘫软在床上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和邻居一前
    一后地玩弄,这一幕看的我欲火喷张。
      玩够了之后阿阳有些为难地说,」你可别抢啊。第一次还是让我来好吧「我
    也没有打算这么不近人情,抢在阿阳前面干他妈,毕竟阿阳也是多年的好朋友。」
    那你赶紧的,你上了我再来。「」来帮个忙,我想换个姿势「我帮着阿阳给他妈
    妈翻了一个身,」我老早就想第一次一定要从背后来,你看这个大屁股「阿阳在
    杨阿姨肥臀上拍了几下,臀浪阵阵抖动,杨阿姨的屁股确实又大又圆。然后把杨
    阿姨的双手背到背后,像拉着马鞍绳似的,下身用力一挺,全根没入自己母亲的
    阴道。「啊……妈我插进来了。」阿阳轻声说到,开始了撞击。
      「呃……阿……」杨阿姨的鼾声节奏似乎因为阿阳的插入而被打乱,还轻哼
    着发出了一声介于呃和阿的声音。
      「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可别太快。」我不怀好意地笑到,坐在一边观看这难
    得的母子乱伦图。面对他妈妈杨阿姨这样的实战利器,阿阳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不过阿阳这样的运动天赋好的人,应该第一次比我表现要好吧。
      「妈,你知不知道谁在日你?啊……你里面怎么这么舒服啊?」阿阳忘情地
    抽插着心爱的母亲,俯下身去在杨阿姨的耳垂上轻轻舔弄起来,然后撩开杨阿姨
    的长发,舔弄后颈,放开杨阿姨的手,转而一只手握住杨阿姨的一只手臂,直接
    从背后把杨阿姨从床上拉起来猛干。」啪……啪……啪……啪……」阿阳有节奏
    地奸淫着他妈妈的性器,杨阿姨丰满肥硕的屁股因为撞击啪啪作响。
      这也太骚了,我惊叹道,一边佩服这阿阳的力气,一边看着杨阿姨被拉起来
    的上身,两只雪白柔软的乳房随着阿阳的撞击波浪般疯狂上下甩动,因为重量打
    在皮肤上闷闷作响,这得是多大的重量啊,之前奸淫妈妈的时候虽然也有类似的
    动作,但妈妈的乳房由于小巧终究是达不到这样的晃动程度,但想着妈妈那时摇
    晃的乳尖,肉棒感觉又涨大了几分。
      「杨涵清你这个骚货,我最喜欢你这个屁股了!」阿阳又放开了他妈的双臂,
    转而双手抓住杨阿姨的肥臀开始冲刺,我感觉他应该是要坚持不住了。
      「啊……太爽了,干你屁眼,干你屁眼!」阿阳抽插得忘乎所以,甚至永授
    扳开他妈妈的屁股瓣,沾满口水的食指按在杨阿姨的肛门上,慢慢地滑了进去,
    「啊我妈的屁眼比小穴还紧啊,好想干。」
      我不得不提醒,「你还是注意点,那个地方太明显了容易被发现。」
      阿阳似乎打消了肛交他妈妈的想法,但是手指仍然随着自己的撞击一下一下
    地捅着杨阿姨深色的肛门。杨阿姨的呼吸节奏也随着阿阳的抽插而紊乱。
      「啊……射了。」阿阳最后一次撞击后,一泄如注,直接把他妈妈压在身下,
    瘫倒在床上,大口喘气。
      「怎么样,干女人还是累的吧,该换我了吧。「阿阳点点头,从杨阿姨身体
    里退了出来,走到一边去脱下安全套清理自己的肉棒。我则爬上床把杨阿姨翻了
    过来正面对着我,坚硬了好长时间的肉棒长驱直入。」呼……舒服「吐了口气,
    抱起杨阿姨的大白腿开始抽送起来,这大长腿真舒服,比我妈更适合穿丝袜。虽
    然没有足够的前戏润滑,但是经过阿阳的一阵操弄,杨阿姨的肉穴也还比较湿润。
    坦白来讲没有我妈的紧,可能个子高一点的女人下面也宽松一点吧……不,杨阿
    姨好歹是结婚正常过着夫妻生活,我妈是这么多年来几乎就没被用过,我又想起
    奸淫妈妈的时候,曾经尝试把妈妈的双腿分到最开,可两片花瓣仍然是闭合着的,
    果然是有区别的呢,这种感觉让我对妈妈的久旷的娇嫩身体更加珍惜了。
      我又回味起了妈妈紧窄的肉缝,乌黑茂盛的阴毛,和母亲特有的味道。杨阿
    姨的阴部比我妈妈更肥厚,但是不同于我妈两瓣像蝴蝶一样突出的小阴唇,而是
    真正像鲍鱼一样短而长。杨阿姨的阴毛也不算少,但是并不像我妈妈那样又茂盛
    又长,这倒也方便我的观赏和玩弄。杨阿姨阴部的味道也不同于妈妈,妈妈下体
    的气味更腥,也带着妈妈自身独特的味道,而杨阿姨阴部在经历了两个人的玩弄
    之后却还更淡一些。
      尽管在抽插着杨阿姨,脑海里想的却是自己的妈妈,那个把我抚养长大的坚
    强又温柔的女人。我一手握住杨阿姨的乳房左右上下晃动,变换着形状,杨阿姨
    也是一位普通善良的母亲,却因为儿子的邪念,被外人随意玩弄着奶子,深红色
    的乳头勃起突涨。要是妈妈也被阿阳这样玩弄我会怎么样?我心里突然产生了强
    烈的抵触感,然而胯下的肉棒感觉又大了几分,精虫上脑的时候,人的理性也随
    之崩坏,反正这个底线我一定要坚守,而脑海里的幻想就随他去吧。
      我招呼阿阳过来坐在前方把杨阿姨的大长腿扳成V 字型,这个姿势更有利于
    我的深入,」卧槽,我妈下面都摩擦出白浆了。「阿阳似乎稍微回复了一点元气,
    看着我大力的抽插,也把自己又重新立起来的肉棒撞着杨阿姨的脸蛋。」你用你
    妈嘴巴试试吧,你妈嘴唇厚应该比较舒服哦。「我提议道,阿阳立马就采纳了这
    个建议,直接捅进了他母亲的嘴里。
      杨阿姨白嫩的双腿大开,上下的小嘴都被填满,身体随着两人的抽送随波摇
    晃。「滋……滋……」狭小的房间里满是抽插带出的水声。还好这是阿阳的妈妈,
    我可不想自己的母亲变成这副骚样,我恶作剧似的拨弄起杨阿姨可爱的阴蒂,尽
    管它早就经不住诱惑充血涨大。
      而杨阿姨似乎在回应着我的恶作剧,肥厚的肉穴明显地缩紧,我被杨阿姨这
    么一夹,再也无法忍受,揪住杨阿姨的乳头用尽全力冲刺,被紧握的肉棒顶端,
    精液喷涌而出……
      那一刹那,昏睡中五官紧皱的杨阿姨的面容,和上次把妈妈玩到高潮时的表
    情重叠在了一起。」快快快,我来了你去休息下。」我才退出杨阿姨的身体,阿
    阳便急不可耐地把他妈妈往他的方向一拖,一个挺身又插了进去。「对了,你这
    个药效能到多久啊。」阿阳问。
      「放心吧,今晚反正是够了。」阿阳跟我相视一笑。而杨阿姨白嫩诱人的肉
    体对我的魔力却在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去妈妈更加强烈的执念……
      这天夜晚,就像游戏玩入迷了似的,我和阿阳两人一轮又一轮地凌辱着昏迷
    的杨阿姨,当我射了两次已经不胜体力的时候,阿阳却依然兴致高昂,最后有四
    次还是五次?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知道当我最后因为妈妈的电话催促而离开阿
    阳家的时候,杨阿姨被阿阳抱到窗台上接受着又一轮的奸淫。我不得不先回家装
    睡,最后深夜阿阳终于发来信息问我怎么收拾,我再发信息教他逐步完成清理工
    作,确认万无一失之后才放心地睡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