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校内补课

    发布时间:2020-09-22 00:01:55   


    阮青是中四学生,出身于单亲家庭,自小 父亲便离家而去,与二奶在大陆胡混,只靠母亲及姐姐阮玲维持家计。故此阮青常常无人看管,终日与学校的童党相与游荡。只是阮青也知姐母辛苦,虽无心向学,也懂得洁身自爱,只是喜欢游玩嬉戏。 考试渐近,步武为了争取成绩,搏取升级,努力催谷学生,往往在放学后也和学生补课温习。但班中同学良莠不齐,为了不妨碍其它同学,所有同学也是自发参加,故人数时多下载成人抖音,分享隐私短视频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时少。 这天,步武正为班中同学补课,补课完毕后,同学纷纷赶回家中温习,步武也打算尽快离校,因为昨天购买的三级影碟,心头好的《鬼畜轮 奸 31》居然打不开,便打算出外换购一只回家打打「手枪」,好好享受。 正当步武收拾好公文包,打算离校时才发觉阮青仍站在课室门外。当时已接近六时,全校师生早已离去,步武也急着换碟,便想早点赶阮青回家。哪料阮青却原来为了追补以往游玩时荒废的课程,竟然主动留下问教。步武正为着心中欲火而赶出外换碟,但难得迷途知返的学生肯来问教,不好意思推掉,只好放下袋子,坐在课室内对阮青详细解说。 中四的阮青,虽说只得十??五岁多,但现时女孩子发育得早,身材已是玲珑浮凸,加上家境不是太好,那身洗得泛白的校服已有点儿不合身,丰满胸脯更加突显出来,差点儿便把胸前的钮扣迫掉;那条深灰色半截裙,更是中一时的校服,穿在身材高挑的阮青身上,一晃一晃的,裙底春光不时泄露,掩映着雪白皎洁的大腿。阮青殷勤问教,不时俯身前来,指着书本问这问那,一阵阵少女的体香从身上飘来,步武的下体渐渐「肃然起敬」起来。步武知道这丑态绝不可让学生知晓,只好坐下来,弯着身子,边说边教。 教了一个多小 时,天色已全黑,关门的校工也早于半小 时前打过招呼,叫步武老师代为关门后已离去。步武一心想着今晚换碟大计泡汤了,然而亦没奈何,只好把课本放回公事袋内,与阮青一起离去。 哪料,步武正打开公事袋,想把书本放回去时,阮青一个不留神,走前把步武手中的公事袋碰掉,袋中暗格内的三级光盘一股脑儿掉了出来。刚碰掉时,阮青还不知道那是些什么,只是诚惶诚恐地一面说对不起,一面帮步武收拾回公事袋。怎料一伸手把掉下的东西拿来一看,「鬼畜轮 奸 」四个大字实时映入眼帘;封底上,那个穿着校裙的女学生给人蹂躏的一张张剧照,更吓得阮青实时把手上的影碟抛掉。 步武看着阮青手上的影碟,心头实时狂跳,脑海中只浮现着「我完了」三个字。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形象,在明天回校时便会荡然无存,心中既惊且惧,手也不禁抖颤起来。 步武尚在发呆之际,阮青终于忍耐不住,大叫一声便夺门而出。步武还不知应如何面对,只是下意识感到不能让阮青走出门外,实时一把拿着阮青,把她扯回课室内。 「放开我,放手呀!」 「安静些,安静些,我不会伤害你。」 步武极力安抚阮青,但阮青心中过于惶恐,努力挣扎,纠缠之间,「嘶」的一声,阮青上身那单薄的白衬衣应声撕裂了,露出内里的浅白色的乳罩,阮青连忙用手把胸前掩盖,但在掩映之间,两团浑圆硕大的乳房时隐时现,姿态更是撩人。 步武看见,下体实时鼓胀起来,仿如一个撑起的营幕。龟头被内裤捆扎着,更感憋闷,一瞥眼看见地上《鬼畜轮 奸 31》那粗暴的封面,心想明天必然身败名裂,一时恶向胆边生,扯起阮青的头发,一把掌便掴过去。 阮青看到步武下体鼓胀,虽没有经验,但也知那是什么一回事,更感仿徨恐。哪料平日和譪可亲的南Sir,忽然像变了另一个人一样,眼布红丝,粗暴地掌掴过来,一时反而吓得呆了,噤声不响。 步武看见阮青收了叫喊,环顾四周,便往窗前取下百叶帘的绳子,把阮青拉近先生桌,将阮青下半身垂下,四肢分缚在桌子的四脚。步武恐防阮青挣脱,极为用力捆缚,缚得阮青双手双脚也泛起一条条红痕。手脚的剧痛令阮青终于醒觉自身的危险,再次极力挣扎起来,可惜步武已完成捆缚,阮青的挣扎,只徒添自身的痛楚。 步武缚好阮青后,便离开了课室,不知何去。整个课室内只剩下阮青一个,捆缚在先生桌上,仿如待宰的羔羊。 沉重的脚步声再次移近,阮青知道是步武回来。只见步武手提着学校的摄录机,左调右校,校好后,便走近阮青,说:「本来想出去换只《鬼畜轮 奸 》,想不到现在不用出去了,在这里也可以看到。教你这么久,还未跟你讲过性教育,等我现在帮你补课讲下啦!」 步武边说,边把衣裤除下,露出内里那乌黑的阳具。由于步武平日在家手淫 多时,阳具早已又黑又臭,这时暴胀起来,仿如一条黑蛇般不断在跳动抖震。「这条叫做阳具,是用来交合的。」边说,边拿着阳具走近阮青。 看见步武除下衣裤时,阮青早已吓得合眼不看。听得步武话后,张眼看见那条黑臭阳具,阮青更大声叫:「不要走近来!不要……」 步武毫不理会阮青的要求,走近阮青。阮青上衣的酥胸,早在刚捆缚时半露了出来,步武走近,毫不犹疑便伸手那剩下的乳罩一手扯掉,登时,少女的乳房便完全裸露出来。只见那处女的乳房坚挺秀拔,犹如雪山双峰,矗立在一片平坦的平原上。山峰近端处,围着两团浅粉红的乳晕。暴露在空气中后,沿着乳晕的微粒更一圈圈地突出来,更显得红粉夺目。而在山峰顶端,那两颗乳蒂更早已硬得如车厘子般,引诱着步武蹂躏。步武亦不客气,一手拿着乳房便捏握起来。 想不到十??五岁的小 女孩,乳房的发育早已不比成年女子逊色,一手握下才能刚刚握满。那份温柔的感觉,令步武不期然大力大力地捏下去,单是这份手感,便与平日自己打枪的感觉有天渊之别。 在步武毫不怜惜的搓弄下,阮青的乳房慢慢泛起一条条红痕来,阮青羞惭难过,正想侧身大叫,却一别过面,发觉步武早已移过前来,一转过脸,正对着步武那粗黑的阳具。步武也顺水推舟,就实时拿着阳具,扯着阮青的头发,捏开阮青的口,把那粗黑的阳具往阮青口中塞去。 阮青只闻到一阵腥臭,便感得一条灼热的木棍硬塞进口中,那八寸多长的阳具,在口中一进一出的异常难受,每次阳具顶入喉头,便如一条大木柱的冲入,喉头差点儿便被捣破。然而步武却毫不理会阮青的感受,阮青越是挣扎,步武便越是兴奋,双手用力抓着阮青的头发,可怜阮青那一把长发,不少被步武无情的扯断。 经过百多下的进出后,步武看着阮青裸露的酥胸,龟头再也忍捺不住,禁关一开,混浊的精液便如洪水决堤般直往阮青腔口中射去。 阮青虽说时常游荡,但对男女之事尚是一知半解,还弄不清楚步武要泄精,只感到口中的阳具突然绷紧,接着一阵怪异跳动,一股腥臭精液便往口内灌去,呛得阮青透不过气来。正想张口吐出精液,步武早已先发制人,用力捏紧阮青口腔,令阮青不能转过嘴巴呕吐,阮青又不想把腥臭的精液吞下,只能张着口,像瓶子一样,把步武的精液尽数盛载。 步武尚属壮年,精液如江河大海,即使尽力捏大阮青口腔,那圆圆小 嘴终究还是盛载不了全数精液,多余的便从阮青口中沿着嘴唇,直往俏丽的脸庞流去。 步武还想继续 奸 淫 ,不想阮青的脸庞被沾污,也不想流费自己的子孙,便用力合上阮青嘴巴,强迫阮青把精液吞下。由步武泄精到完毕,阮青嘴巴早已被捏得刺痛,更辛苦的是口中还有一大泡恶臭精液,呛得喉头翳闷异常。为了免却口中呕闷,只得强忍腥臭,把那一大泡臭液往肚中吞下。每吞一下,混浊的精液也粘得喉头闷塞不堪,那种滑溜的感觉,更令阮青想尽呕出来。 望着阮青喉头的蠕动,步武知阮青已把精液往肚内吞去,便放开阮青,伸手往今夜的主菜:阴穴摸去。 阮青虽说只得十??五岁多,发育还未完成,但掀开校裙后,便看见在那雪白的底裤下,一道微微拱起的高山,在底裤两旁,还有数条阴毛从隙缝中生长出来。步武家中收藏过万张色情光盘,最喜欢《鬼畜轮 奸 系列》,因为看着女学生的制服被凌辱的情形,步武不期然便会感到异常兴奋。所以步武这次亲身上阵,也没有脱去阮青身上的校裙,只是将那灰色的半截裙往上翻起,然后便拉下那雪白的内裤。 由于阮青四肢也被捆缚着,所以内裤只能褪下到小 腿,然而,那姿态更为诱人。步武看着那乌黑的阴毛,虽然并不茂密,但分布范围甚广,薄薄地覆盖整个阴户。步武抚摸着那稀疏的的阴毛,那种毛发相缠的感觉,粗糙得来又有一分柔滑感。沿着阴毛中间拨动,那贲起的阴户,就在最高点露出一道窄缝。 步武双手微微翻开那紧贴的阴唇,看见内里一道白色的薄膜,实时兴奋得抖震起来。十??五岁的处女膜,千金难买,步武也不等待什么前戏玩弄,便把那尚带着阮青涎液及自己精液的阳具,直往阮青阴户内插去。 由于没有阴液的滋润,步武那八寸多长的阳具一贴近迫开阴唇,阮青早已痛得叫苦连天,大叫:「南Sir,不要……好痛呀……退出来……退出来……」步武当然没有理会阮青的叫喊,不断逐分逐分的把阳具插向阮青的阴道。 十??五岁的少女,阴道还是才刚刚发育,内里的阴壁坚实而有弹性,步武每分插入,也受到顽强的抵抗,仿如开山劈石般。然而,正是这种紧迫,带给步武无比充实的感觉。步武也十??分享受这阵紧迫感,所以也不急着前进,只是缓缓地那阳具逐渐迫入。 步武的龟头在阮青的阴道内努力钻探,终于,龟头上传来一阵磨沙的感觉。步武知道已到了处女膜前。实时用遥控把那摄录机镜头拉近,集中在阮青的阴户上,步武要好好纪录下阮青破处的一刻。 步武这时还变态的说:「阮青,好好向少女时代说再见了。」说毕,便实时挺起腰,把那八寸多长的阳具,一下子直往阮青的处女膜撞去,还直插到底,大力地顶向阮青的子宫。 阮青还来不及作出反应,便感到一阵赤热刺痛从下体传来,那份撕心裂肺的感觉,迫令阮青下体抽搐起来,想卷曲身子,无奈四肢又被分缚着,又想到自己的清白被步武玷污,一时怒痛攻心,居然就昏了过去。 步武也不理会阮青的死活,因为这是步武第一次为未成年少女破处,那份满足感叫步武在阳具抽插到底后,实时把那阳具拔出来。只见那八寸多长的阳具,除了沾满了之前乳白的精液外,还多了一团团鲜红的处女血,步武变态地把阳具放在摄录机前,仔细地拍下阮青处女的鲜血。在镜头前玩弄一番后,步武回过头来,拿着阳具,又向着阮青的阴户插去。 本来,被步武无情蹂躏的阮青,昏了过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以不用面对这噩梦的遭遇。可是,变态的步武为了看着阮青痛苦的表情来增加自己的兽性,看见阮青毫无知觉,实时伸手往阮青那本已稀疏的阴毛上抓去,一扯,连着十??多条阴毛便被扯了下来。 阴毛的撕扯,令昏过去的阮青再次醒来,下体传来火灼般的剧痛,痛得阮青想再昏晕过去。但却听到步武说:「好好睁眼看着我,若再够胆合上眼睛,我便把你阴毛全部扯下!」步武还把手中的阴毛,抹在阮青的脸庞。 听着步武的话,唬得阮青果真不敢再合上眼睛,即使下体的痛楚刺得她不停叫喊,还是眼睁睁地看着身上狰狞的步武在抽动,只能口中不停大声地「啊……啊……」的喊着。 对于阮青痛苦的叫喊,步武不但毫不理会,还当这是阮青高潮的呻吟,更加激发步武的欲念,直像一头野兽般在阮青身上起伏抽插。每次插入,步武也恐防不够力量似的,总是把龟头抽出至接近阴唇,再全身用力向前,直接顶入阮青花芯,追求那一阵急剧磨擦的快感。而步武的双手也不闲着,在阮青敞开的白恤衫内大力捏握那刚发育的乳房。不惭为少女的乳房,即使乳头被步武扭握得变形,但一放手,坚挺的乳头又再次回复原状,只是留下五道指痕,铭刻下步武蹂躏的痕迹。 处女的阴壁,在步武粗大的阳具磨擦后渐渐适应起来,汩汨流出阴液。有了阴液的滋润,本已稍减阮青的痛苦,但步武却嫌那阴液的润滑减却了龟头磨擦的快感,居然拔出阳具,顺势翻过阮青的校裙,就往阴道内抹去。粗糙的校裙塞入阴道内,吸纳阴水后再拔扯出来,痛得阮青又再翻来覆去。如是者几次后,本来湿滑的阴道又再次变得干涸,只靠着步武阳具上的脏物润滑,如此,步武又再能享受龟头磨擦的乐趣。 在干涸狭窄的阴道内前进本是难事,但步武天生异禀,阳具不但粗壮长大,而且坚硬异常,每次插入阮青的阴户,也差不多是整根抽出至阴道口,再整根用力直撞向花芯。急剧猛烈的磨擦,并不是阮青那初经人事的幼嫩阴道所能承受,插不了百来下,嫩滑的阴壁已被擦出血来,阮青痛极而哀,但步武还是毫不怜惜地一下一下把龟头插向阮青阴道深处。 数百下的抽插后,步武的龟头再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龟头已开始在阴道内抽搐起来,步武不期然加快速度抽插。经过刚才的口交,阮青知道步武即将泄精,虽已痛得不可开交,仍是大声叫喊:「南Sir……这几天是危险期,不要喷在里面……」 步武听后,心里那种虐待的快感更为增加,道:「小 女孩,说什么危险期不危险期,若真的有,替南Sir生个小 孩不好吗?」话才刚说完,龟头再也忍不住,就往阮青子宫深处射入一大泡精液。 精液虽比上次稀释,但仍然非常浓,而且数量毫不减少,填满阮青整个阴道后,多余的还沿着阴缝漏了出来。步武也不浪费,拔出阳具,就把粘满精液和阴血的龟头往阮青小 腹处抹去,剩下的,就握紧阮青那早已被捏得红痕处处的双乳将阳具夹紧,仿如面包夹香肠般,来回一扫,便把阳具弄净。 步武清理完毕后便解开阮青,把带子倒回阮青破处那一段播放,对阮青说:「若果不想你这些大破处被公开,以往乖乖地听我的话。」 阮青年少无知,看着镜头内自己被蹂躏的片段,和那鲜红的处女血在步武乌黑的龟头上滴下,除了饮泣外,只能无奈地整理校裙,伴随步武离开校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